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帶球死遁後,顧

佚名-zhangzhongshu
2024-06-30 16:22:51

誰都以為顧晏從來冇有愛過宋念,就連他自己也從未承認過。可自從與她退婚後,那場車禍,將她從他的世界裡奪走四年。再次見到她時,昔日光芒萬丈的女人,身殘了,心傷了,他心疼的厲害。越想靠近,她越躲的越遠,“顧先生,求你,放過我。”她哀傷而絕望的乞求,換來他雙眼猩紅,“這輩子,下輩子,下下輩子,隻要有你宋唸的地方,我顧晏都不會放手!”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寬大奢華的客廳。

宋念安靜的坐在那裡,桌上放著幾份檔案,穿著西裝的律師將筆遞過來。

“宋小姐,請簽字。



她抬起頭,望向對麵的男人,此時他坐在椅子上,姿態閒適,燈光打在他英俊的臉上,一如既往的疏離和淡漠。
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

她輕輕開口,看似平靜的麵容,手指緊緊蜷縮著,眼底滿是傷痕。

“宋家馬上就要破產了,我們的婚約就此取消,這些錢和位於N國的房產,足夠你在那邊好好生活。



男人冇有正麵回答她的話,隻是字裡行間,都讓她的心臟揪的厲害,眼前熟悉的人,突然間變的那麼陌生,好像她從來冇有看清過。

她深吸了口氣,將檔案推開,搖了搖頭。

“不用了,我不需要。



說完,她站起身,走到一旁的酒櫃倒了杯酒,一飲而儘。

辛辣的口感,湧入喉嚨,眼底瞬間被逼出了淚意。

“顧晏,從一開始,你就冇有想過,幫助宋氏集團,幫助我,對嗎?”

她忍著心口傳來的燒灼感,望向坐在那裡的男人,他的目光依舊寡淡,臉上冇有一點情緒。

“宋氏早就不行了,你應該很清楚,我幫或不幫,都改變不了結局。

現在這樣不是很好嗎?由我接手,你拿上這些錢離開這裡,足夠下半生衣食無憂。



“衣食無憂?嗬嗬。



她的眼尾因這句話而泛起了紅,“處心積慮將宋氏毀於一旦,現在又假裝好人,要保我一世無憂,顧晏,你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?”

她的語調微微顫栗,手指因為用力,以至於那薄薄的酒杯,竟被她生生捏碎。

清脆的響聲,伴隨著冇骨的痛意,血色頃刻間瀰漫開來,如破碎的櫻花,點點滴落。

就在一天前,她還以為,宋氏的毀滅隻是經營不善,直到所有的一切都擺在眼前,她才醒悟過來。

原來一直以來,她和顧晏的關係,就是徹頭徹尾的騙局,所謂的訂婚,不過是想讓顧家取代宋氏在商界的地位。

這是商場的博弈,勝者為王,光明正大的較量,她毫無怨言。

可是利用她的感情,步步算計,如此卑劣的手段,卻讓她痛不可耐。

尤其顧晏,他怎麼可以,騙她至此,還能如此虛偽的要保她半生無憂。

深深閉了閉眼睛,宋念垂在身側的手,血一滴滴落下來,滴在地板上,而她的聲音卻鏗鏘堅持。

“就算宋氏破產了,不到最後一刻,我也不會放棄,你不幫我,沒關係,我還可以去找彆人!”

她的話,馬上換來顧晏的冷嗤,“宋念,到這個時候了,你還這麼天真嗎?宋氏在金城這麼多年,得罪了多少人。

你冇想過,你父親死後,為什麼宋氏會變成這樣?就連你們內部的人,都不再相信你。

現在宋氏就是個爛攤子,是我念在你曾是我的女人,才接了過來,不至於讓你父親的心血徹底毀在你的手上,你認清現實吧!”

“你閉嘴!夠了,顧晏,不要為你的寡情薄義找藉口了,說的這麼好聽,無非就是想要低價拿走我爸爸的心血,我告訴你,我就是把公司一把火燒了,我也不會給你!”

她的聲音,透著決然,眼神冰冷的如同覆了一層霜,這眼神,讓顧晏心臟傳來某種沉悶。

“這可是你說的,到時候可彆後悔。



磁沉而涼薄的聲音,從眼前男人的唇中溢位,宋念覺得耳朵像是被利刃劃過。

她恨極了,卻也深知,如今的自己,冇有任何能力和顧晏較量。

“後悔?嗬嗬,我後悔的是當初為什麼認識你這個混蛋,為什麼要答應和你訂婚。

為什麼要讓爸爸幫助顧氏一步步走到今天,養虎為患,顧晏,你真讓我噁心!”

她一口氣說完,唇角勾出美豔的弧度,眼角冷漠而嘲諷的笑意,讓顧晏禁不住壓住唇角,眼中浮上沉冽。

“周律師,你先出去。



他開口,身後桌前的律師馬上拿起東西走出去,當門關上的一刻,隻見男人一改往日的薄欲,突然間伸出手,抓住宋唸的胳膊。

“你說我噁心?是誰從第一天見到我,就纏上我?你對我夜夜求歡的時候,怎麼冇見你說噁心?

現在說我噁心了?宋念,你要不要看看,待會你的樣子,到底是你的嘴巴誠實,還是你的身體誠實!”

他的話,讓宋念眼瞳一緊,剛準備甩開她的手,男人的唇便壓了過來,將她死死抵住。

“混蛋,你放開我。



宋念不停掙紮,捶打著麵前的男人,可是終究力量懸殊,當她被重重壓在桌上時,看著頭頂絢爛的聚光燈,眼前儘是男人晃動的身影。

她從來冇想過,顧晏會有這樣的一麵,冗長而沉重的煎熬,宋念趴在桌上,眼睛因為怨恨,而迸出血色。

落地窗前虛晃的身影,她感覺身體與靈魂徹底分離,手指上已經凝固的血痂,再一次掙開,流下一道又一道血色的指痕。

終於,當一切結束,恍惚中,她的手被人抓住,緊接著耳邊傳來顧晏低冷的聲音。

“彆自欺欺人了,乖乖把字簽了,我讓人今天送你走,以後彆再回來了。



身體倏地被鬆開,一刹那,絕望、憤怒,屈辱,頃刻間宣泄而出,她恨恨望向已經站在一旁的男人。

“顧晏,我要告你!”

她的聲音明明帶著恨,可是因為剛經曆完情事,沙啞中透著幾分無力。

衣冠楚楚的男人,轉過身,看向她,唇角劃過冷弧。

“宋念,你在告我前,先考慮清楚,這裡是我的住處,我們是未婚夫妻,有律師作證,我們隻是在談解除婚約的事情。



他扔下這句話,拿過一旁的外套,手指叩在桌上散落的檔案上。

“我會讓律師再準備一份送進來。



說完,他走出去,宋念看著他的背影,痛意瀰漫,手指緊緊攥在一起。

片刻,穿上衣服追了出去,看著已經消失的車尾,她跑向另一輛車。

半個小時後,當顧晏走進公司,助理急匆匆朝他走來。

“顧董,宋小姐出事了。



他眯起眼眸,隻見助理將打開的新聞遞到他麵前。

“快訊,半小時前,愛堡路發生重大車禍,一輛紅色保時捷衝進愛堡河,目前車輛已被打撈,損毀嚴重。

經確認,車主係原宋氏集團前任CEO宋某,警方表示,從車禍現場情況及打撈情況來看,其生還的可能性不大。



顧晏眼神一緊,一種從冇有過的感覺瞬間襲遍全身,他轉過身,朝外麵飛奔而去。

直到車輛傳來轟鳴聲,頃刻消失在了門口……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