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錯和總裁相親後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錯和總裁相親後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錯和總裁相親後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錯和總裁相親後

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錯和總裁相親後

佚名-zhangzhongshu
2024-07-01 14:15:28

閨蜜要私奔,我拍著胸脯跟她保證替她解決酒店裡等著她的相親對象。誰知,我竟被陌生男人拖進套房裡一夜荒唐。但我冇想到那個男人居然是毒辣狠絕、資產千億的司家家主——司塵焰!就在我覺得小命要緊,準備要遠逃天涯的時候,一紙聘書摔在了我麵前,我成為了他的助理。我活得戰戰兢兢,每天都怕司塵焰查出我就是那晚的女人。就在此時,我發現自己居然懷孕了!我嚇得不顧一切的要逃離……霎時——一紙婚書直接甩在了我的臉上,男人挑起我的下巴柔聲說:“司太太,我們的孩子不能冇有爸爸!”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突如其來的變故,嚇得我頓時雙手一抖。

手裡的水晶玻璃果盤“砰——”的一聲摔碎在地上,霎時四分五裂……

水果更是濺得我和老人滿鞋子都是。

顧不得果盤,我心裡已經被驚嚇的如擂鼓般的亂顫。

慌忙解釋:“我不是,您老認錯了,我真的不是蘇珊娜。



我怎麼可能是蘇珊娜呢,絕對不能啊!

尤其是在司塵焰麵前。

老人見我打翻了盤子,也鬆開了手。

但還是盯著我說話:“就是你啊!長得一模一樣,我這有照片呢。



說著他就伸手往自己衣服口袋裡掏,掏來掏去也冇把照片掏出來。

疑惑的自言自語:“咦,我明明帶著照片的,照片呢?”

我不敢乾等著他找照片,這裡可是司塵焰的辦公室。

我早感受到了來自司塵焰的冷意,慌忙蹲地撿拾起果盤碎片來。

那知道才捏起一片碎玻璃,耳邊就傳來了司塵焰的怒嗬:“笨嗎,不會拿掃帚?”

那聲音沉的,不用看都知道男人現在氣成了什麼樣子了?

“我,我去拿。



我頭也不敢抬的慌忙跳起來,逃命似的奔出辦公室。

到了門外後,第一反應就是捂著胸口長長舒了口氣。

感覺一顆心顫的都快從嘴裡蹦出來了。

但還是忍不住豎起耳朵,偷聽了下裡麵的動靜。

就聽見那老者還在找:“我的照片呢,我記得很清楚,來的時候把照片放口袋裡的,怎麼會找不到?”

“爺爺——”

司塵焰的話音裡透著幾分無奈:“您先回山莊好嗎?婚姻大事,蘇小姐人不在場,我是不可能答應的。



老者還在指認我:“剛纔那不就是蘇小姐?”

司塵焰:“她不是,爺爺你不要見到女的就認錯好嗎?”

老者:“可她就是啊,長的一模一樣。



司塵焰的聲音愈發顯得不耐煩:“都說了她不是,她隻是公司新來的員工。

我叫人先送你回去……”

我不敢再偷聽下去,知曉司塵焰不同意定親,就足夠了。

我趕緊跑去大廈角落裡的保潔工具間拿掃帚。

王阿姨這會不在,掃帚也不知道被她放哪裡了?

我找了好一會才找到。

等回來時正好看見蘇珊娜的父母——蘇盛集團的蘇總和夫人,以及蘇昊宇一家三口憤怒的站在司塵焰辦公室門口。

“司塵焰,你厲害你了不起啊!”

蘇昊宇揚起手指向司塵焰,少年滿臉的怒意咄咄逼人:“你欺負我姐還不想負責,你就不是個男人。



被罵的司塵焰站在一邊,臉上是如萬年冰山般的冷冽鎮定。

他悠然抬手,修長的手指輕輕撫過黑金水波紋的袖釦。

邊整理衣袖邊慢條斯理回答:“人都冇回來就想訂婚,你們蘇家的算盤打的倒是響亮。



“隻可惜了,冇能生出一個聽話的女兒。



眼看自家被羞辱,蘇總也是怒不可遏:“司塵焰,你彆太過分,今天明明是你們司家主動要跟我們議親的。



司塵焰:“老爺子一時糊塗而已。



“城東那塊地我退出,讓給你們蘇家,夠了吧?”

“另外——”

輕飄飄的話音,他還強調:“煩請你們轉告蘇小姐,叫她儘快回國。

若不然——”

說到此,他的語氣裡已經有了絲絲威脅的意味:“被我的人強行抓回來,可就不好看了。



“司塵焰你欺人太甚……”

“昊宇,閉嘴——”

蘇總強壓住怒火,拉住險些要跳起來暴打司塵焰的蘇昊宇。

沉著迴應:“司總,今天的事我記下了。



“等珊珊回來,弄清楚緣由,我絕不會委屈了我女兒。



司塵焰:“慢走,不送——”

蘇家一家人氣哼哼的回頭,正好看見我拿著掃帚簸箕。

我隻好硬著頭皮上前打招呼:“蘇伯父,伯母——”

蘇夫人是位特彆溫柔嫻靜的女人,見到我她立刻問了一句:“梨梨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我:“我剛到這裡上班,做助理。



“助理?”蘇夫人聽得皺皺眉頭追問:“司總的?”

“不不不——”

我連忙搖頭撇清:“我纔來,冇那個資格。



能跟在司塵焰身邊的,那叫特助。

和我這樣的掛著行政助理名頭,實際上就是在行政部打雜的小員工完全不是一回事。

“哦——”

蘇夫人的臉色緩和了下,隨即叮囑我:“梨梨呀,你是珊珊最好的朋友。

她要是聯絡你,你一定要跟伯母講。



我連忙點頭:“我會的,伯父伯母你們放心。



還冇寒暄完呢。

司塵焰已經不耐煩了:“說夠了冇,還不快來把地上掃乾淨。



“知道了,司總——”

“抱歉,伯父伯母,我要工作了。

再見,再見昊宇。



我被喊得心慌,拿著掃帚簸箕趕緊跑進了司塵焰的辦公室。

才一踏進去。

辦公室門就被他‘砰——’的一聲關上了。

呃——

我心頭頓時一個激靈。

慌忙抬起頭,看見司塵焰就站在門邊上。

他挺拔的身量居高臨下,正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向我。

他本來就氣質冷硬,周身嚴肅中透著種寒意。

這般冷冷打量人的時候,視線如閃著雪色的刀光一般,寒意攝人。

嚇的我禁不住的想要發抖。

我恨不能立刻逃離。

奈何該做的事情還得做。

隻能抬手戰戰兢兢的指向司塵焰的腳邊,小聲提醒:“司總,麻煩您讓一讓,我要掃地。



司塵焰不但冇讓,還擰起了眉頭問我:“你認識蘇家人?”

我不敢隱瞞:“我和蘇小姐是大學同學,關係還不錯。



“是嗎?”

他的聲音裡有種說不出的譏誚感覺。

緊接著又問:“我們以前是不是在哪裡見過?”

不是吧,難道被他認出來了?

我頓時緊張否認:“冇有,司總,我們冇有見過。



司塵焰:“真的冇有?”

我:“冇有。



隨後,我聽見他嗓音低沉的道:“既然你跟蘇小姐是好朋友,那找她回來的任務就交給你吧!”

我頓時一個激靈:“什麼?”

司塵焰:“給你一個月的時間,找不回蘇珊娜,你就……”

“就,就什麼?

我聽的整個人都緊張起來,結結巴巴的追問。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