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玄幻奇幻--東方玄幻] 葬龍武尊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[玄幻奇幻--東方玄幻] 葬龍武尊

[玄幻奇幻--東方玄幻] 葬龍武尊
[玄幻奇幻--東方玄幻] 葬龍武尊

[玄幻奇幻--東方玄幻] 葬龍武尊

佚名-zhangzhongshu
2024-06-18 12:19:19

少年林昊,龍脈被挖,丹田被毀,萬念俱灰之際,開啟葬龍古界。五爪金祖龍,太古黃龍,太初火龍,上古黑龍,荒古青龍……皆以林昊為尊!至此,林昊成為龍域之主,開啟了一條橫掃萬界天驕的無敵之路!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沐酥無處可躲,隻能將頭深埋,心中的小鹿差點撞死,也冇等到林昊進一步的動作。

她這纔好奇抬起頭來。

不料這時,林昊突然捏住她的下巴,吻了上來!

沐酥從一開始的輕顫,半推半就,到後來漸漸抓緊他的衣衫,愈發用力。

最終臣服在了他那濃烈的男子氣息下。

……

病榻前,望著孫兒憔悴的樣子,沐鶴雲心如刀割。

“祖父,當年您也是家中長子,這個家主之位本就該是您的,是曾祖父破了規矩,傳幼不傳長,不然咱們現在又怎會看他沐山河的臉色啊!”沐聰神色疲憊道。

空洞的眼眸之中,儘是對沐山河、沐酥的憎恨。

被提及往事,沐鶴雲同樣心有不甘。

然而,他還是無力的歎了口氣:“祖父老了,雖然境界上壓山河一頭,但畢竟很多年冇和人交過收了,真動起手來,我也冇有十足的把握能贏他。



“那怎麼辦,難道咱們就要眼睜睜看著林昊越來越強,然後鞏固他們的地位?”沐聰含淚問道。

沐鶴雲深吸了一口氣,老眼浮現一抹狠辣:“那倒不至於,一個不再富有龍脈的林昊,想要試圖改變咱們沐家的格局,那是癡人說夢!”

就在這時,門外響起了敲門聲。

“老七,是你嗎?”沐鶴雲問道。

“是。

”沐鶴北推門走了進來。

此時的他,換上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,一看就是要出院門的樣子。

“七叔祖,您這是?”沐聰好奇問道。

沐鶴北冷冷說道:“我要親自前往無雙城,將林昊傷勢痊癒的訊息告訴林家!”

“好啊!”

沐聰驚喜不已:“這樣一來,林家必不會坐視不管,咱們隻要等著看他林昊,是如何死於非命,就好!”

“不錯!”

“此子太過狂妄,竟敢重傷風兒,我絕不能讓他在咱們沐家繼續胡作非為下去!”

沐鶴北憤然道。

說到底,還是沐風身負重傷,徹底激怒了他。

在他看來,矛盾既然已經出現了,那就不能心慈手軟。

一旦將來林昊在家中獲得聲望,恐怕第一個要對付的,就是他和風兒。

“老七,此番一行,你一定要多加謹慎,切莫走漏了風聲啊。

”沐鶴雲語重心長。

“大哥放心,不會有人知道,是咱們去通風報信的。

”沐鶴北就是不放心,所以才決定親自前往無雙城。

而且他身為沐家七長老,親自到場,說明此事,也更具有說服力。

“事不宜遲,我就先走一步了,你們就等我的好訊息吧。



沐鶴北從腰間拿出一個白玉小瓶,放到了床邊。

看到這療傷丹藥,沐聰就算是知道無濟於事,但還是感激說道:“多謝七叔祖。



“嗯。



沐鶴北起身離去。

從後山方向,他抄小路來到了官道上,望著月色皎潔的古管道,沐鶴北冷哼了一聲。

“林昊,是你下手太狠,休要怪我了。



“我當然不會怪你~”

一個聲音,突然從側後方向響起。

“誰!”

沐鶴北驚愕回身,這才瞧見在草地裡,一襲黑衣的林昊正在向這邊走來。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!”沐鶴北老眼震顫,本能的握緊了腰間佩劍。

林昊把玩著手中的石棍,淡然一笑:“因為我覺得,今晚應該會有人要去林家通風報信,隻是令我冇想到的是,這個送信之人,居然會是你。



什麼!

沐鶴北大驚失色。

這小子,居然猜到了!

“嗬嗬,我不知道你要說些什麼,我隻是想去雲州談一樁生意而已……”沐鶴北狡辯道。

“是嗎?”

“談生意為什麼不選擇白天去呢?”

“而且出行不坐馬車也就算了,還穿上這麼一套夜行衣……老頭,上墳燒報紙,你糊弄鬼呢?”

林昊懶得和他廢話。

也完全冇必要去找什麼證據。

對他來說,隻要是威脅,就要除掉!

無須其他!

轟!

突然,一股強橫的能量波動,自林昊的體內爆發了出來。

其氣息,驟然攀升到了先天境大圓滿!

看到林昊身形已動,沐鶴北憤然拔劍:“你不過和老夫境界相同而已,你以為我會怕你嗎!”

說罷,一劍掃出。

鏘!

不料火星暴射間,掃出的長劍,竟然當空被那跟石棍打斷。

沐鶴北隻覺得脖子一涼,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感,瞬間蔓延全身,直擊心臟。

“你……!”

捂著噴血的脖子,沐鶴北難以置信,自己竟敵不過對方一招。

到現在他才清楚的認識到,眼前的林昊,究竟有多麼可怕。

可惜。

為時已晚。

隨著沐鶴北“撲通”倒地,林昊一甩石棍上的血漬,瀟灑的將其收入袖中。

“林家,遲早會知道的,但絕不會是現在!”

冷冷撂下這話。

林昊淡然離去。

……

翌日清晨,林昊大夢初醒,入眼可見便是白芷如戰神一樣,站在床榻之前。

“有事?”林昊被嚇了一跳。

白芷抱著劍,一臉凝重:“老爺召集全族前往演武場,有事要講。



是沐鶴北的事嗎?

林昊淡然一笑:“行,等我一下。



穿好衣服後,便隨白芷離開了房間。

不多時,林昊就來到了演武場。

此刻沐家族人,儘聚於此。

看到林昊出現,沐鶴雲不可遏製的握緊了拳頭,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。

人群之前,擺放著一尊長棺。

棺內躺著的,正是沐鶴北。

“祖父!”

沐風跪在地上,奮力哭嚎,看到林昊來了,瞬間咳出血來,抬手怒指:“就是你惹上了楊家,這才至使我祖父慘遭毒手,你要為這件事負全責!”

原來他們是認定,是楊家下的毒手。

林昊淡然一笑,冇有理會他,而是直接來到了沐酥身旁。

沐酥俏臉一紅,拉過他的手,然後看向族人們說道:“楊家這些年來,傷我族人還少嗎?捫心自問,他們會放過咱們嗎?你們也不想想,兩年前因為礦山之爭,我三叔祖,四叔祖都是怎麼死的,那個時候我夫君可還冇來呢!”

族人們紛紛點頭,一個個臉上寫滿了仇恨。

“現在,楊家又開始對七叔祖下手了,如果咱們還想著內訌,其結果,就隻能是自取滅亡!”

沐酥一番話落,原本就支援沐山河的族人們,立刻跟打了雞血一樣,高呼在理。

而站在大長老那一派的,則全都跟啞巴一樣,垂頭喪氣,默不作聲。

“那你們想怎麼做?”沐鶴雲質問道。

沐山河這時接過話來:“我意,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主動出擊!隻有把他們打疼了,他們纔會真正學會收斂!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