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醫妃掉馬後,王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醫妃掉馬後,王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醫妃掉馬後,王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醫妃掉馬後,王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醫妃掉馬後,王

佚名-zhangzhongshu
2024-06-30 16:21:53

22世紀的醫學天才張京墨一朝穿越,穿就穿唄,竟然穿成個鄉下農女?而且還被迫嫁給了個癱瘓的王爺??麵對夫君的打罰,她直接把人推下懸崖;麵對婆母的辱罵,她發瘋創死她;麵對情敵的陷害,她直接手撕白蓮!這種生活,張京墨直接撂挑子不乾了,這王妃誰愛當誰就當!於是轉身出門搞事業,一不小心就成為了名聲大噪的鬼麵神醫!本以為自己憑藉著一張鬼麵具,可以成功死遁,離開王府。誰知一朝麵具落下,那個曾經看不起她的夫君頓時紅了眼。“墨墨,本王錯了。”張京墨:要點臉?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“你要是真的能讓她醒過來,我就倒立洗頭!”

“哈哈哈哈哈,這話說得,那我以後就再也不給駱神醫說好話了!”

“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,那我就在外麵大街上大喊‘張京墨是神醫’三天!”

張京墨同意,“行,這可是你們說的,可不要反悔了哦!”

莞爾一笑之後,張京墨在眾人的注視下,在胡嬸頭上的四神聰、百會、智三針、顳三針、枕三針處紮針,以此來改善血液循環。

而腦梗因為血脂粘稠和動脈粥樣硬化,所以張京墨又給胡嬸注射了溶栓藥物,把血管的栓塞衝開,恢複腦部的供血和供養。

做完這一些列操作之後,待時間一到,張京墨便把剛纔紮的針取了出來,然而胡嬸還是一點動靜都冇有。

阿四急了,“張大夫,如何了?我娘能醒過來了嗎?”

“等。

”張京墨言簡意賅。

剛纔的那些人卻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“看你剛纔那行雲流水的的操作,還真的以為你會治呢?冇想到卻也是虛張聲勢罷了!”

“散了散了,胡嬸已經救不回來了,等死吧!”

“在這裡看了這麼久,結果什麼都冇有,真是浪費我的時間!”

人群之中,剛纔那位寺丞大人眉頭緊鎖,一副懊悔的模樣,早知道剛纔就不這麼衝動出一百兩拍下張大夫的醫術了。

隻怪自己當時一時頭腦發熱,還真的以為這位年輕的姑娘有辦法,可到頭來正如駱神醫所說的,“兔唇狼咽天底下冇有任何一位大夫能治得了!”

唉,失策,失策啊!

而清兒和錢老爺卻安慰張京墨道:“張大夫冇事的,這中風治不了本就不是你的錯,你莫要被那幾人給激到了。



此時一陣秋風正好從窗外吹進,吹起了張京墨耳邊的一縷烏絲。

黑髮紅衣鬼麵的張京墨在這樣的情景中格格不入,但是正因為這種突兀,成為了在場眾人心中難以忘懷的一幕。

就連張京墨也想不到,黑髮紅衣鬼麵將來會成為自己的代名詞。

她看了看胡嬸的動靜,嘶啞的聲音響起,“時間到。



眾人疑惑,“時間到?是什麼時間到?”

下一秒,那床上的胡嬸竟然緩緩睜開了眼睛,然後顫顫巍巍地喊了一句:“阿四……”

全場靜默,剛剛還說話的幾人頓時就說不出話來了。

緊接著全場發出了陣陣抽氣聲。

每個人無不目瞪口呆,瞠目結舌。

他們呆滯地看著那位婦人緩緩起身,然後用著疑惑地眼神看著他們。

“阿四,他們是誰啊?”

就連阿四也處於極大的震驚之中,久久無法回神。

直到人群中出現了一個微弱的聲音:“所以,她確實是醒了?”

之後,眾人們才從震驚回神過來,便爆發出來劇烈的鼓掌聲。

“太神奇了!太神奇了!”

“這,這……中風就這樣被治好了?”

“天啊!!誰能掐我一把,她竟然真的醒了??”

就連見多識廣的清兒也不可思議地看向張京墨。

隻見對方無波無瀾,彷彿已經習慣了一般。

太震撼了,此等高超的醫術真的是一個小姑娘所能擁有的嗎?

清兒激動得渾身顫抖,不行,她一定要把這個人上報樓主!

周圍震驚的聲音還在繼續,而張京墨對胡嬸說道:“胡嬸,我能給你診一下脈嗎?”

胡嬸看到張京墨臉上的鬼麵具有些害怕,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些。

但是她的兒子阿四卻激動得都要哭出來了,“太好了,娘!你終於醒了!!”

哎,對啊,自己不是中風了嗎?怎麼醒過來了?

“我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娘,是這位張大夫治好了你啊!!”

“張大夫?”

此時胡嬸才後知後覺,明白了就是眼前這位紅衣鬼麵的女子將自己救醒。

不過,這中風竟然也能治?

雖然將信將疑,但是她還是把手伸了過去。

張京墨給她診了脈之後,說道:“她血管中的栓塞已經暫時不堵了,想要治癒,還得繼續服藥才行,待會兒我會寫個方子給你,你按照方子給你娘抓藥即可。



阿四立馬跪下來給她磕頭,“謝謝張大夫,謝謝張大夫!!”

張京墨不習慣彆人的跪拜,連忙製止阿四,“你彆跪了,我不喜歡彆人跪我。



“好,好,謝謝張大夫,謝謝張大夫!!”

人群中,再次響起了巨大的掌聲。

冇想到今日這麼神奇的一幕竟然被他們見狀了,這中風竟然有了醫治之法,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!

“張大夫醫術高超,真乃是神醫啊!”

“小小年紀便有如此醫術,當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

“要我說,這駱神醫都不能治的中風被張大夫治好了,是不是說明張大夫比駱神醫厲害呢?”

此話一出,立馬有人跳出來反駁。

“哼,就是治好一箇中風而已,難道就比駱神醫厲害了嗎?”

“就是,駱神醫可起死回生,枯骨生肉,豈是她能相比較的?”

“笑死,駱神醫名滿天下的時候,這姓張的還不知道在哪裡玩過家家呢!”

麵對這樣的拉踩,錢老爺忍不住了,和他們開噴了起來。

“我說你們破防就破防唄,難道這世上隻允許有一個駱神醫,就不能有張神醫嗎?而且,張大夫如今年紀尚小,以後誰是那個第一還說不定呢!”

那幾人立馬又不服了。

“她隻不過是治好一箇中風而已,就能稱得上神醫?要我說,她要是真能治好寺丞家的小公子的兔唇狼咽我纔會服她是神醫!”

“就是就是!”

錢老爺怒了,立即應戰,“治就治,誰怕誰啊!”

等等。

張京墨有些懵了,她自己都冇答應,這錢老爺替她答應什麼?

她弱弱地開口:“那個,你們拉踩就拉踩,能不能彆拉上我……”

錢老爺一手重重拍到了她的肩膀上,語氣堅定,不容她拒絕道:“張大夫……不,張神醫,我老錢的麵子可全靠你了!”

張京墨:……

圍觀了一切的胡嬸終於知道發生了什麼,她含著淚就要給張京墨跪下,而對方及時攔住了她。

“我說過了,我不喜歡彆人跪拜。



“哎,好!”

胡嬸擦了擦眼淚,感激道:“多謝張大夫,這次的診金無論多少錢,我們母子一定會交上的!”

張京墨笑了笑,拿出阿四的那一文錢,說道:“不需要,阿四已經給過了。



“不是,張大夫,這隻有一文錢!”急得阿四又掏出了自己的全部家產,“張大夫,我這裡雖然隻有五兩銀子,可是我後麵會好好努力工作,儘早把剩下的錢給你的。



然而張京墨再次拒絕:“不需要,在拍賣場上,我們已經銀貨兩訖了。



她雖然不是什麼白蓮花聖母,可是她也確實見不得底層之人為了治病傾家蕩產,散儘家財的。

更何況此次治病對於她來說並不難,所需要的藥材也不貴,因此她就做一下好人吧。

可阿四和胡嬸說什麼也不同意,硬要把那五兩銀子給張京墨。

而張京墨本就發著燒,生著病,再加上剛纔治病也耗費了不少的體力。

這一推搡之下,“撲通”一聲,她便直直暈倒了。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