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攝政王的仵作狂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攝政王的仵作狂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攝政王的仵作狂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攝政王的仵作狂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攝政王的仵作狂

佚名-zhangzhongshu
2024-06-30 16:22:47

現代女法醫蘇?,一朝穿越,成了相府真千金,原主救下假千金,卻因二者相似麵容,假千金心生貪念,取而代之,自己卻被打死丟去亂葬崗。蘇?剛穿來就發現自己中了招,無奈隻能拉住路邊活著的男人救個急,哪想隨手撿個男人居然就是攝政王!蘇?麻了,趕緊麻溜地起來跑路,結果等到安全時才發現,自己肚子裡居然揣了崽!男扮女裝化身衙門仵作,蘇?靠著一身真本事,生下孩子含辛茹苦養了五年,結果因為一場奇案再遇兩隻崽的爹!蘇?心虛:“我說他兩和你無關你信嗎?”宋文?聽著手下來報的訊息,黑臉咬牙:“給本王封了全城,一定把王妃和孩子帶回來!”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香菱嘴角的笑意前淺了些,“昨夜貪涼了,竟不小心開了一夜的窗著了風寒,所以奴家今日纔不接客的。



“但為了公子這位貴客,奴家不能怠慢。



她雖笑著,笑意卻不達眼底。

若不是老鴇拿她的賣身契做要挾,她今日絕不會見蘇玥和宋文璟!

她垂下眼,斂去眼底的殺意,再抬眼時已經恢複了正常。

蘇玥若有所思地盯著香菱的手看,香菱這反應實在反常,今日外頭的太陽可不小,即便春香樓裡清涼,卻也不至於將自己裹得這麼嚴實。

更何況這裡是花樓,樓裡的花娘穿得一個比一個清涼,為的就是吸引進樓的客人。

蘇玥眼睛微眯,笑著開口道:“我略懂醫術,香菱姑娘若信得過我,我可以幫香菱姑娘看看,若隻是普通風寒,我直接便幫姑娘治了,也省得姑娘再去找郎中了。



“麻煩香菱姑娘把手伸出來吧。



香菱暗暗咬牙,她自然是不願意將手給蘇玥,她笑著說道:“公子來這是要奴家相伴的,怎麼能讓公子做這樣的事?”

“奴家的身子並無大礙,公子不必擔心,今日奴家都是公子的,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。



說著,她便起身往蘇玥身上貼。

蘇玥眉頭微蹙,思索著該用什麼理由拒絕,否則香菱一摸,她可就暴露了。

“阿嚏!”

蘇祁身子孱弱,香菱突然湊了過來,刺鼻的香氣讓他控製不住打了個噴嚏。

香菱臉色微變,立刻止住了靠近的腳步,她拿起手帕掩住了鼻子,“看來公子的孩子不喜歡奴家,奴家冇照顧過孩子,怕是多有不便,不如讓另一位公子幫忙照看孩子吧?”

“這樣奴家也能好好伺候公子,讓公子賓至如歸。



最後一句話,她說得極其曖昧,將勾引擺在了明麵上。

蘇玥卻沉了臉,她怎麼可能讓蘇琛和蘇祁跟宋文璟獨處?

這也太危險了!

她想也不想便要拒絕,宋文璟掃了她一眼,先一步開口打斷了她,“我和兩個孩子在香菱姑娘不自在也伺候不了我們公子,孩子便由我來照顧吧。



“公子安心做自己的事便是,我會好好照看孩子的。



不等兩小隻反應過來,宋文璟已經抱起他們走出了房間。

蘇玥目瞪口呆,到底還是晚了一步!

她下意識想要起身追上宋文璟,隨即又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,宋文璟還用得上她,絕不會讓兩個孩子出事。

蘇玥咬牙忍下,她得儘快處理好香菱的事。

想罷,她轉頭看向香菱,皮笑肉不笑道:“現在這裡隻剩我和香菱姑娘了,香菱姑娘也不用和我客氣了。



“我知道香菱姑娘身子不適,所以也不打算做什麼。



香菱一愣,她從老鴇那聽說蘇玥一擲千金隻為見她,即便隻是說說話也可以,當時她隻當老鴇的話是耳旁風,根本冇放在心上,畢竟蘇玥花了這麼多錢,真見了她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?

可她失算了,蘇玥竟然是個柳下惠!

香菱抿緊嘴角,勉強擠出了笑臉,“公子不必憐惜奴家,奴家會伺候好公子的,公子還是不要浪費時間了。



她再次靠近蘇玥,卻被蘇玥一把抓住了手腕,手腕傳來的刺痛讓她白了臉,聲音卻依舊嬌柔道:“公子這是做什麼?是想和奴家玩鬨嗎?”

“不過公子可以先放開奴家嗎?公子抓疼奴家了。



美人軟語讓人心生愛憐,可蘇玥滿腦子都是對兩個兒子的擔心,再冷靜也冷靜不了多少。

蘇玥淺淺一笑,“是我冇有憐香惜玉來了,隻是香菱姑孃的身子不太對勁,但隔著這麼多層衣服,我怕診斷錯了,麻煩香菱姑娘露出手腕。



她雖是商量的語氣,動作卻十分強硬,直接拉開了香菱的衣袖。

可當她看到香菱光潔的手腕時,眼底閃過幾分疑惑,她不動聲色地打量著,難道她猜錯了?

“公子這麼關心奴家的身子,讓奴家受寵若驚。

”香菱笑道:“不過奴家的身子,奴家心中有數,公子不必擔心。



“說了這麼久的話,公子也口渴了,奴家給公子親手做一杯茶吧。



她整理好衣袖,轉身走到茶具麵前開始泡茶,蘇玥目光閃了閃,眼底多了幾分意味深長。

隔壁房間裡,宋文璟聽不到香菱房間裡的動靜後便沉下了臉,他果然不能對蘇玥抱有太多期望。

“回來。



他頭也不回地開口,嚇得正在往房門挪的兩小隻僵硬了身體。

兩小隻對視一眼,忍不住小聲抱怨了起來。

“這個臉臭臭的叔叔後腦勺長眼睛嗎?我們都冇發出聲音!”蘇祁抱怨道。

“如果他的後腦勺真的長了眼睛,我就和娘……爹爹一起解剖他!”蘇琛一本正經道。

宋文璟聽著兩小隻的對話,額間的青筋猛地跳動了兩下。

蘇玥教出來的孩子果然和她一個德性,不僅當著他的麵議論他,還想要剖開他,實在大膽!

他轉身看著兩小隻,“你們爹爹讓本王照看你們,在你們爹爹出來前,你們都得和本王待在一起。



蘇琛和蘇祁肉乎乎的小臉皺成了包子,他們一點都不想和這個凶凶的叔叔待在一起!

蘇祁黝黑的眼珠子轉了轉,一副要和宋文璟商量的模樣,“叔叔,我和哥哥隻是想去幫爹爹而已,你能不能通融一下?”

他眨巴著明亮的眼睛看著宋文璟,因為蘇玥最受不了他這樣的眼神,隻要他提的要求不過分,蘇玥都會滿足他!

現在拿來對付宋文璟,肯定也有用!

可惜宋文璟不為所動,甚至沉下了臉,“彆讓本王重複第二次。



蘇祁害怕地縮了縮脖子,蘇琛立刻將他護在了身後,“不要欺負他,有什麼事衝我來!”

兩小隻神色各異,卻有著同樣的堅韌,和蘇玥跟他談判時的模樣一模一樣。

“給本王一個非要答應的理由。

”他看向蘇祁。

蘇祁急忙說道:“我和哥哥都會醫術,剛纔那個漂亮姐姐就有問題!”

宋文璟眯起眼,伸手將他拎了起來,蘇琛立刻舉著拳頭捶在他的腿上,“放開他!”

“王爺,我覺得……”

蘇玥推門而入,看到眼前這一幕,瞬間沉了臉。

“不許傷害我的孩子。

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