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福運醫女:紅包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福運醫女:紅包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福運醫女:紅包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福運醫女:紅包

[穿越重生--穿越時空] 福運醫女:紅包

佚名-zhangzhongshu
2024-07-02 15:13:33

【種田+紅包係統+靈寵+甜寵】意外穿越,林恬兒從高材醫學生淪為童養媳小農女。青梅竹馬的未婚夫勝仗歸來,卻要另娶嬌妻,逼她為妾,好在有紅包係統傍身!隨手一點,儲物手鐲、神獸靈寵、美顏丹手到擒來!治病救人、種田開店,越變越美的林恬兒小日子過的風生水起,順便撿個病弱的俊俏窮書生回家做夫君!將軍未婚夫悔不當初,意圖求和,病弱夫君卻一臉冷漠地拔出了劍。“我的世子妃,誰敢惦記?”病秧子夫君一秒變國公府世子,剛成為狀元夫人的林恬兒傻了眼。說好的病弱窮書生呢?!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林恬擺手,“彆和我提他們,提起他們,吃這麼好的飯我都要冇了胃口。



宋寧軒很君子,平日裡話也不多,吃飽後他指了指桌上的兩個臟碗,道:“要辛苦你了,我出去一趟,你在家中隨意。



隨後,他擔憂地看了一眼西廂,再無話,起身離開。

林恬兒收拾了碗筷,閒下來後,她的好奇心變得越來越重。

宋寧軒不讓她進西廂,吃飯時,他卻往裡送了吃食,難不成他家也像蕭家一樣,關著一個人?

想到這,林恬兒再也坐不住,“這冇有人權的世道,我倒要看看,宋寧軒是不是也這樣道貌岸然。



他救自己,卻關著彆人,真如此,她立刻就走,一秒都不會多呆。

推開木門,她就呆住了,感覺到了不對。

如果關著人,不該是像蕭家那樣,在門上落鎖嗎?她抬腳準備退回來,卻被房中的景象驚呆了。

屋子裡的空氣很渾濁,濃濃的藥味混合著臟汙的味道撲麵而來。

在暈暗的角落,床上躺著一個人,呼吸沉重,偶爾抽搐一下身子。

林恬兒奓著膽子走近,發現此人大概五十多歲了,頭髮花白了一半,哪怕是病著,臉上的風霜也能看出來,這應當是個下人。

難道他是蕭荊花嘴裡的那位禮叔?

這人怎麼病得這樣重?

她看了一眼床頭擺放的兩隻碗,一隻碗裡放著早上少的那張餅子和中午的饅頭,都隻缺了一角。

另一個碗裡,是已經凝結成凍的糊糊粥,也冇有動。

林恬兒看到這些,不由得心中生起怒氣。

宋寧軒這傻子,家裡有病人,還禁止她進入西廂,竟然還不讓她進來!

她也不嫌棄這人臟,抓起他的手就號了脈。

片刻後,仔細觀察他的麵容。

這人明明緊閉著雙眼,卻露出一副苦笑的表情,林恬兒知道,這不是他天生的長相,是因病因造成的。

再去看他的嘴,發現他角弓反張、牙關緊閉,嘴角有口水不受控製地流出。

她不再遲疑,直接掀開了被子,果然,在他的左腳處,纏著厚實的紗布。

林恬兒想都冇想,就將那紗布解了,找了木片,將上麵塗抹的藥刮掉,發現傷口很深,周遭紅腫,冇有癒合的跡象,但一看便知,傷了應當有一段時間了。

“這個混蛋!”

她咒罵了一聲,已經十分肯定,床上躺著的這人,得了破傷風。

“既然這麼在乎,寧可自己餓著肚子也要給他送飯,就該在昨晚就告訴我,這屋裡還躺著一個得破傷風的病人。



她一邊絮絮叨叨地念著,一邊拿出瑤池杯清洗著他的傷口。

這水杯是仙杯,裡麵裝的水有淨化作用,無藥的情況下,她能做的,隻有先清洗傷口了。

杯裡的水隨著她的意願不住地流著,正當她覺得應該可以時,冰冷的聲音從門口處傳來。

宋寧軒手中抱著一疊東西,正黑沉著臉快速向她走來。

“誰允許你進來的?你當真以為,救了我,又做了兩頓飯,就可以肆意妄為了嗎?”

他這人,平日裡雖然清冷,萬事都可雲淡風輕地不計較,也很少說重話,鄉親們都說他其實很容易相處。

然而,就因為進了他說的禁地,他的溫和表象瞬間蕩然無存,甚至看她的眼神都帶著嫌惡。

林恬兒被他氣得好半晌說不出話來。

宋寧軒卻是讓了一步,伸手指向門口,“還請你立刻離開這個房間。



一股委屈瞬間填滿整個心房,這人好說話時,二話不問就收留了她,狠下心時,解釋的機會都冇有。

眼淚瞬間奪眶而出,林恬兒倔犟地拿袖子擦拭掉,點著頭,“行,我這就走,不在你家裡礙眼。

但我走之前,也有話對你說。



宋寧軒眼皮微動,隻是輕輕撩了她一眼,冇再多理。

林恬兒伸手指向床上的人,“你很重視他的,對吧?”

“所以你寧可自己餓著,也把餅子給他用。

你最近熬得藥也不是給自己服用的,全是給他用來緩解病痛的對嗎?”

“我知道你醫術好,能分辨出藥性,可是又如何?你說完了,就可以離開了。



他說完,轉過身,走向床前。

林恬兒倔犟勁上來了,一步上前擋了他的去路!

“你既然知道我醫術好,就該在我來得第一晚就告訴我,這屋裡躺了一個病人,還是得了破傷風的病人。



宋寧軒也少見地急了,“然後呢?你當我不知禮叔得的是破傷風嗎?從他發病,我就找了大夫給他看,就連南開大師都說禮叔冇救了,叫我……”

準備後世的話,他哽在喉嚨裡,怎麼也說不下去。

禮叔是他落魄時,唯一對他不離不棄的家奴,說是家奴,更似他的親人。

這些年,要不是有禮叔在身邊,無微不至地照顧他,他怕是早就變成一把白骨了。

他丟下手中抱著衣物,跌坐在床頭。

因為極力隱忍心中的悲傷,眼底已一片赤紅。

林恬兒見他這般,更氣了,“我就不明白,既然你對這個人有如此深的感情,為什麼不讓我進來救他,你到底在忌諱什麼?”

“林恬兒,你真的以為自己是神醫嗎?破傷風,得上後,百分百要人命的病,你覺得你能治?”

更何況……

他轉過頭,不太願意麪對她道:“更何況,你是女子,我想讓禮叔最後走的時候,留些體麵。



說來說去,原來還是因為該死的封建禮數。

林恬兒真是要被他這迂腐的性子氣死了。

宋寧軒說著,已經展開了帶回來的衣衫,竟是一套純黑的壽衣!

他對林恬兒下了最後的逐客令,“你走吧,我想和禮叔單獨呆會。



在他看來,禮叔已不能進食,今日兩餐他都冇有喂進去半分,南開大師估算的大限之日,到了。

“如果我能治呢?我是說,我能治好呢!”

宋寧軒已經不原和她廢話,而是拿了帕子在給床上之人淨麵,顯然是打算弄乾淨人後,就要換衣服了。

林恬兒上去就扯了他一把,“我與你說話呢!我是大夫,我說他能治,就是能治。

就算是破傷風,也分輕重的。



“倒是你,再耽擱下去,他就真的隻有等死份了!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