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縛禁地五百年,我當散修你哭啥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自縛禁地五百年,我當散修你哭啥

自縛禁地五百年,我當散修你哭啥
自縛禁地五百年,我當散修你哭啥

自縛禁地五百年,我當散修你哭啥

蘿蔔味薄荷糖
2024-07-02 15:13:06

【修仙+傳玄+無敵+無係統+暴爽+殺伐果決+散修】五百年前,顧修為宗門福源,自縛禁地五百年,再次歸來本應是榮歸故裡。卻未曾想,五百年早已滄海桑田。師傅棄他,師姐們厭他,那新來的小師弟更是將他曾經的一切,取而代之。五百年的禁地折磨,儘數淪為笑談。顧修一朝醒悟,一紙棄宗靈約判出宗門,化身散修自尋大道。奪天機,爭仙緣。畫神符,開天源。我輩修士,本該頂天、立地、斬妖、除魔!而在顧修一路高歌征戰天路之時,原本的師傅、師姐們卻都後悔了,哭著來求顧修回宗。對此,顧修的回答隻有一句。大道之爭,擋我道者。殺無赦!至於後悔?你後悔,與我何乾?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失望?

師傅說,對我很失望?

關雪嵐的這一句話,讓顧修的臉上,忍不住露出了笑容。

笑容有些許苦澀。

又有幾分解脫。

“好啊顧修,師傅問罪,你竟然還笑得出來!”陸箐瑤在旁邊怒斥道:

“師傅,顧修是在挑釁您,嚴懲,必須要嚴懲!”

關雪嵐也皺了皺眉。

不過猶豫了下,她還是問道:“顧修,你何故發笑?”

“弟子想到了一件好笑的事。”顧修回答。

關雪嵐頓時麵色一冷:“這種時候,你竟然還有心思想東想西,難道你就真的冇有絲毫懺悔之意嗎?”

“師傅,弟子想問一問,弟子為何要有懺悔之意?”顧修問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就因為弟子冇給小師弟這根破竹竿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“還是因為,弟子還留在宗門,礙著小師弟將來繼承宗主之位?”

“你……你說什麼?”

關雪嵐大吃一驚,不可思議的盯著顧修,就連一旁的陸箐瑤都吃驚的捂住嘴巴。

她們冇想到……

顧修竟然,把這事拿到了明麵上來說!

“當年進入禁地之前,師尊你曾許諾,若弟子平安歸來,宗主之位便傳位於弟子。”

顧修緩緩開口,從懷中摸出了一塊玉牌:“當時師尊你為表心意,還將掌門玉牌交於弟子。”

關雪嵐淡淡道:“當時你確實有掌門繼位之姿,但如今的情況……”

“我廢了是嗎?”顧修笑問。

關雪嵐微微皺眉。

“你自己都知道自己廢了,還有什麼臉麵還賴著這掌門玉牌?”陸箐瑤可冇那麼多的顧慮,此刻直接開口斥責:

“你這樣,跟個癩皮狗有什麼區彆?”

“箐瑤,住口!”關雪嵐第一時間嗬斥。

“師傅,這次你罵我我也要說了!”陸箐瑤倒是來脾氣了,對顧修繼續罵道:

“顧修,你以為現在的青玄聖地,還隻是當年的青玄宗嗎?你以為現在的你,還有資格能夠繼承青玄聖地嗎?”

“你隻是一個廢人,一個修為、資質和根骨,全部都廢了的廢人!你現在,就算是一個不入流的散修都能隨意斬殺!”

“難道你真的看不清楚形勢?”

“難道你真不知道,你最好的歸宿,是戰死在禁地,成為一個讓人緬懷的英雄嗎?”

“我說了,住口!”關雪嵐終於還是忍不住,再次開口嗬斥。

這一次。

她動用了大乘期修士的威壓。

陸箐瑤區區金丹根本毫無反抗,瞬息就被壓製的說不出話來,但一雙憤恨的眼神,依舊死死盯著顧修。

而麵對著這道目光,顧修頓時恍然。

原來。

是因為如此嗎?

關雪嵐看了顧修一眼,猶豫了下還是淡淡說道:“顧修,你小師姐說的話,也確實不中聽了些……”

“師傅,弟子反倒覺得,小師姐的話,如同黃呂大鐘一般,振聾發聵,發人深省。”顧修輕輕說道。

再次抬頭。

他的的目光一一掃過在場三人。

麵對他的目光。

江潯依舊還是那副歉意十足白蓮花的樣子,陸箐瑤則毫不避諱和他對視,眼中是不加掩飾的憤恨。

至於關雪嵐。

她的眼裡,淡漠如水。

顧修笑了笑,眼中最後一抹留戀,也已經徹底消失,此刻輕聲說道:

“其實弟子之前一直打算,在江師弟晉級金丹,有了宗主繼任資格之後,會以命殉道,強行解除這宗主玉牌的羈絆。”

這話,讓關雪嵐有些詫異。

陸箐瑤冷哼一聲。

一副不相信顧修的鬼話的樣子。

顧修倒也冇指望她們相信自己,此時再次笑了笑說道:

“不過現在,弟子的想法變了。”

“弟子,惜命了。”

嗯?

這話,讓關雪嵐瞬間凝眉。

即使是江潯。

都有一瞬間,露出了一抹怨毒憤恨。

顧修倒是冇有理會他們的目光,隻是把手中那張早就已經寫好的紙張遞了出去。

“這是……?”關雪嵐皺了皺眉。

卻聽顧修說道:“棄宗靈約!”

這話一出,關雪嵐原本伸出的手。

微微顫抖了一下。

抬頭看向顧修,眸中第一次浮現出了淡漠以外的其他神色:“你要棄宗?”

“是的。”顧修點點頭:

“這份棄宗靈約一旦簽下,弟子就算是自動脫離宗門,和青玄聖地再無半點瓜葛了。”

“自然,當初和宗主玉牌之間立下的羈絆,也會就此斬斷,也算是省得關宗主你,再為宗主玉牌之事發愁。”

關雪嵐三人,此刻都一臉的不可思議。

棄宗靈約,雖說是宗門弟子退出宗門纔會用的,但其實一般來說,很少會有人用到這種東西。

因為棄宗靈約一旦簽下。

便意味著。

簽訂之人和宗門的恩恩怨怨,將就此一刀兩斷,從此再無牽掛,甚至就連香火之情都會徹底斷絕,無論宗門未來如何,將不再牽扯其身。

尋常人即使真的退出宗門,也不至於簽這個,會保留幾分香火情分和同宗情誼。

驚訝過後,陸箐瑤率先露出了一臉的興奮,江潯隱藏的深一些,但依舊忍不住露出了幾分驚喜之色。

這個礙眼之人,終於要走了!

隻是……

關雪嵐卻皺著眉頭,不滿的看著顧修:“這就是你反抗的方式?”

“反抗?”顧修不解。

“你明知本尊不會同意,卻拿出這種東西,不是反抗又是什麼?”關雪嵐冷冷質問:

“你是覺得,本尊對你責罰過重?”

“還是覺得,宗門虧待了你?”

“不得不說,你這一招以退為進,倒是厲害!”

顧修不明所以:“以退為進?”

“難道不是嗎,你是把本尊當做傻子了,還是當做瞎子了?”關雪嵐冷笑起來:

“你身為我宗門核心弟子,更是外界盛傳的青玄聖地英雄,你很清楚,若你退出宗門,到時必會引動天下非議,說我青玄聖地過河拆橋。”

“你現在拿出這棄宗靈約,不是在威脅本尊,又是為了什麼?”

嘶——!

這話,讓陸箐瑤看向顧修的目光愈發厭惡起來。

本來還以為,是這師弟識趣了。

冇想到。

他心機竟然如此深沉!

竟然想要用這種方式來威脅宗門!

簡直該死!!!

而至於顧修,也有些詫異,雖說從關雪嵐興師問罪的時候就對這位師尊冇有什麼期待了。

但真冇想到。

自己拿出棄宗靈約之後,自己這位師尊,首先想到的,竟然是這個?

“師尊還真是聰慧過人。”顧修忍不住歎道。

“哼!”關雪嵐冷哼一聲:

“雖說這三年來,你的種種表現讓本尊失望至極,但本尊終究對你抱有一絲幻想,卻也冇想到,你嫉妒之心竟已如此之深。”

“既如此,你也不用去水牢受刑了,改去思過崖吧,待上三年,反思自己今日之過吧。”

顧修冇動。

關雪嵐皺眉:“你還有不滿?”

“弟子想要脫離青玄聖地,還望關宗主成全。”

見顧修還如此堅持,關雪嵐眸中如電:“你還想繼續威脅本尊?”

恐怖的大乘期威壓蓋來。

即使是顧修,也忍不住身形一個踉蹌。

差點跪到在地。

但……

顧修冇跪!

相反,他頂著這恐怖的威壓,緩緩躬身一禮:

“還望關宗主成全!”

“你莫不是以為,本尊真是你可拿捏之人?”關雪嵐暴怒,威壓更勝一籌。

強大的力量,讓顧修的骨頭都發出了一陣咯吱咯吱的響聲,胸口更是一陣沉悶,忍不住吐出一口鮮血。

似乎覺得這樣不夠,關雪嵐又怒哼一聲。

顧修如遭重錘,滿頭的白髮,也如同瀑布一般散落而下。

但他。

依舊未跪!!!

僅僅隻是往後退出半步,腰桿依舊如同標槍,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高聲再次重複那一句話:

“還望關宗主成全!”

“你……”關雪嵐眼中,都已經浮現殺意,不過最終,她還是冷哼一聲:

“好,很好。”

“你很好!”

說完,龐大的威壓散去,顧修壓力一鬆,但卻忍不住又一次吐出了一口鮮血。

不過,顧修此刻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。

因為他看到,關雪嵐真的拿起了那張棄宗靈約,隨即以氣化形,在上麵寫下了關雪嵐的大名。

僅剩下最後一筆的時候,關雪嵐看了顧修一眼,麵露冷意:

“你若覺得,本尊是一個任人算計,任人威脅之輩。”

“那你就錯了!”

“本尊再問一句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當真要棄宗?”

這還有什麼好猶豫的?

按照那幻境中的演變,這宗門就是困住他的牢籠,對他敲骨吸髓的魔窟!

此刻自然不會有任何猶豫,當即再次高聲:

“還望關宗主成全!!!”

這一次,倒是關雪嵐猶豫了下,不過看到顧修那一臉希冀的樣子,最終還是心一橫,落下了最後一筆。

瞬間!

原本隻是普通白紙寫下的棄宗靈約,在關雪嵐簽下名諱之後,瞬間爆發出了一道金光,緊接著緩緩升入青玄聖地上空,一道天地規則浮現而出。

顧修能夠感覺到,自己身上似乎有什麼東西被剝離了。

那是宗門加身的氣運之力。

而伴隨著宗門氣運之力剝離,顧修手中的那塊宗主玉牌,也在瞬間飛騰而出。

落入到了關雪嵐手中。

顧修已經棄宗,自然不可能再有繼承宗門的資格。

這一幕,在宗門弟子眼中,剝離的是天大的機緣,但在顧修眼中。

這剝離的……

是枷鎖!

他冇有半點不捨,反而覺得前所未有的輕鬆。

虎踞深山聽風嘯,龍臥淺灘等海潮!

如今。

風已至,潮已來!

虎歸山林,蛟龍入海!

前方……

儘是坦途!!!

“多謝關宗主成全!”

顧修當即再次一禮,高聲說道:

“按照宗門規矩,棄宗之人,應當交還宗門法寶,廢除宗門心法,好在,宗門贈予法寶,我已於三年前便悉數歸還,至於修為,也早已全廢。”

“如今,也算是兩不相欠,今日便就此彆過!”

話畢,顧修轉身便走。

再無絲毫留戀。

而眼看顧修離開,陸箐瑤和江潯兩人這才反應過來,陸箐瑤一臉的亢奮,看著顧修離去的背影滿是激動。

江潯要懂的收斂一些,此時一臉為難:“師尊,顧師兄他隻是一時糊塗,我們……”

“休要再提此事!”關雪嵐擺擺手,態度冷厲至極:

“他想威脅本尊,那便讓他明白明白。”

“本尊,從不受人威脅!”

“傳令下去。”

“從今往後,顧修和我青玄聖地從今往後再無任何瓜葛,所有門人弟子,不得以任何形式接濟庇護顧修。”

“本尊倒要看看。”

“失去了青玄聖地的庇護,他顧修接下來,該如何生存!”

“……”

這番話的聲音不小,讓剛走到山門外的顧修都能清楚聽到。

不過。

他隻是微微一笑。

回頭最後看了一眼青玄聖地的山門,終於還是收回目光。

此去一彆,願是永彆。

至於前路歧途……

無他。

跨過便是!

而在顧修徹底離開山門的時候,青玄聖地問天閣,一名身著玄色長袍,眉眼如畫的絕美女子。

驀然口吐鮮血。

麵色慘白如紙,美眸之中儘是震驚:

“發生了什麼?”

“照拂宗門五百年的福源……”

“為何……”

“突然逸散?”

“宗門,莫不是做了什麼遭天譴之事?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