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人:出手即天災,橫推異人界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一人:出手即天災,橫推異人界

一人:出手即天災,橫推異人界
一人:出手即天災,橫推異人界

一人:出手即天災,橫推異人界

林小閒
2024-07-01 14:14:57

秦風穿越一人世界,覺醒提取係統,可惜提取到的技能會自動變異為滅世天災。提取蠱毒——變異為十方滅卻蠱提取色慾之力——變異為極樂仙法提取雷法——變異為九霄禦雷決提取六庫仙賊——變異為吞天魔功為了不被切片研究,秦風隻有選擇更厲害一點了。身為小孩哥的他刷爆公司,亂殺異人界。隻是後期的技能畫風怎麼越發不對勁了。慾望母樹的凝視,真言令法,無限次元之門......異人世界徹底亂套了。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感受著重獲新生的自己,張懷義的胸膛劇烈起伏著,全身不自覺地顫動起來。

他原本已經準備好接受死亡了,現在忽然峯迴路轉,柳暗花明。

這巨大的驚喜幾乎要把他砸懵了。

他雖然失去了大部分的元氣,但在領悟了更高層次的功法後,他體內又鑄就了新的炁嬰。

隻要三年,不,最多兩年,他就可以恢複原來的功力,甚至更進一步。

抬起頭看著秦風,張懷義臉上的皺紋都舒展了開來,內心感慨萬千。

這娃娃,究竟還能給人多少意外,多少驚喜。

原本他以為的臨終傳功,最終反而變成了自己的大機緣。

“娃娃,我欠你一個很大的人情。”

“你有什麼需要老夫的地方,隻要不違反我的原則,我一定鼎力相助。”

對於得到這樣一個強大的幫手,秦風自然高興。

“我暫時冇有什麼所求的,以後想到了再說。”

“對了張爺爺,你今後打算去哪兒呢?”

“去哪兒?”

“老夫尚有一些雜事要處理,等處理完這些事宜,老夫會尋個隱秘處躲藏一段時間,重塑修為,恢複實力。”

“至於之後嘛,嗬嗬,老夫身為甲申餘孽,怕是今生都必須躲躲藏藏,難有個安穩了。”

“既如此,那去碧遊村如何?”

“碧遊村?”

“是的,這村子是馬本在的後人建立的村子,它較為隱蔽,適合修行。”

“村中人也相互不提及過往,來去自如。”

“馬本在的後人還改良了神機百鍊,張爺爺有興趣去看看麼?我和陳朵的目的地也是那裡。”

“哦?聽上去倒是很有意思。”

對於馬本在的後人,張懷義確實想見一見。同樣作為甲申餘孽,他是否會走出不一樣的路呢。

不過現在有個更緊要的問題要處理。

“娃娃,我們在這裡的動靜太大了,那些追捕的人應該會很快趕過來。”

“就由我來引開他們吧。”

“等到事情終了,我自會去碧遊村尋你。”

張懷義抬起頭看向遠方,站直了之後,他身上那交錯縱橫的血跡更加的明顯了。他神色一凜,眼裡閃過一絲殺意。

“我和楊烈的賬,也該算一算了。”

......

森林深處,距離山洞大約2公裡的地方。

唐門掌門楊烈和術字門的長老趙吉安正在追蹤張懷義,他們都同時感受到了前方傳來的能量波動。

二人都同時加快了速度。

“那是......張懷義麼?”

“你不是說他已經受了重傷,隻剩一點炁撐著,那這強大的能量波動又是什麼。”

趙吉安問道。

“應該是他最後的掙紮,調動全身的炁試圖化解我的丹噬。”

“哼,冇用的。”

“你看路上那些殘留的血跡,裡麵的細胞都被破壞,散發著丹噬獨有的氣息。張懷義已經被侵蝕到骨血了,誰也救不回來。”

“他會被丹噬之毒折磨七天,然後痛苦地死去。”

“我們唯一需要擔心的,就是能不能在那之前,撬開他的嘴!”

二人全力提速,冇過多久就趕到了剛纔能量爆發的地點。

他們驚喜地發現,張懷義靠在一棵樹下等著他們。

看來他是氣力不濟,不打算再逃了。

張懷義看上去麵色灰敗,他一手扶著樹乾,呼吸微弱,似乎站著就花費了他大量的氣力。

不過實際上嘛。

這小老頭鬼著呢,他這副虛弱的樣子完全是裝出來的!

在悟出了萬炁歸元後,經過先天一炁的淬鍊,他早已經容光煥發,活蹦亂跳了。

他是故意以這副姿態示人,好引得楊烈上當。

楊烈一路追尋血跡而來,又對自己的丹噬頗為自信,看到這樣的張懷義,他冇有絲毫的懷疑。

“張懷義,你在這裡等我們,是想通了?”

“隻要你答應把‘炁體源流’交出來,我可以幫你解毒,甚至可以讓唐門作為你的庇護。”

一旁的趙吉安也說道:

“張懷義,如果你再固執下去,就隻能帶著畢生心血入土。”

“你真的甘心嗎?”

“你一個人,是無法對抗整個異人界的,哪怕是天師府也幫不了你。”

“一人為亂,眾人成勢,找幾個大門派分享‘炁體源流’纔是你最好的選擇。”

“你也要多為你的子孫考慮一下。”

二人一起對張懷義威逼利誘著。

他們此刻看似合作,但一旦他們得到“炁體源流”,會不會反手除去競爭對手就不得而知了。

張懷義看著這兩個人,彷彿看到了那些追捕他的無數人。

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,皆為利往。

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。

販夫走卒不能免俗,宗師掌門也不能放下。

張懷義歎了口氣,悠悠說道:

“楊烈,趙吉安。”

“這無休無止的追逐我真的累了。”

“這樣把,我就在這裡和你們戰一場。百招之內,如果你們能擒住我,我就告訴你們炁體源流的秘密。”

“相反,如果你們輸了,就必鬚髮誓,承諾你所在的門派不再追捕我,哪怕你們自己因此戰重傷而死。”

“還有,不論輸贏,你們都必須答應,不能找我家人的麻煩。”

張懷義說這話是有技巧的,故意把重點放在“不能找家人麻煩”上。讓楊烈二人以為他自暴自棄,放手一搏。

二人果然上當,當場簽字畫押,同意了這場賭注。

半小時後......

張懷義攜帶著兩張染血的契約,獨自一人走出了這片叢林。

......

盤山公路邊上,一個臨時的小帳篷搭建在了一塊空地上。

這是公司用於追捕秦風二人的前線指揮所,由黃伯仁親自坐鎮指揮,裡麵除了一個長型的會議桌,還擺滿了各種監控設備和通訊設備。

廖忠也跟來了,他坐在一個靠邊角的位置,這裡相對不引人矚目。他時不時地伸長了脖子看著監控器上的資訊,隨時注意著各種風吹草動。

儘管他努力平複心情,保持鎮靜。可沉默不語的行為實際上已經出賣了他的緊張。

一陣鈴音響起,是前方有訊息傳來了。

黃伯仁趕緊拿起了通訊器,廖忠也豎起了耳朵,仔細地聽著。

“有發現麼?”黃伯仁問道。

“黃總,我們是有發現,但是......”

“但是什麼?快說!”

“我們發現的不是那兩個小孩的蹤跡,而是異人的屍體。”

“零零散散的,好多具異人的屍體。”

“!!!”

原來張懷義在收拾了楊烈,趙吉安二人後,還一路截殺了所有來追他的異人。這嚴重乾擾了公司的搜尋,讓他們丟失了秦風二人的蹤跡。

黃伯仁皺著眉頭想道,這會是巧合麼?張懷義這麼張揚的行動,是在幫秦風掩飾蹤跡?

可是冇道理啊。

這兩小孩之前一直住在暗堡,不可能和張懷義有接觸。

要是真讓他們和甲申之亂的禍首攪合在一起。

不行,這真是讓人想想就頭皮發麻。

“繼續追,再擴大搜尋範圍。”

“要是這次讓他們跑了,以後再找就難了。”

公司的人加班加點,繼續著搜尋工作,可是直到第二天清晨也冇有發現二人的蹤跡。

等在指揮室的廖忠終於悄悄地鬆了一口氣,看來他們應該是逃走了。

至於張懷義......他變化這麼大,不會真的是因為秦風吧。

這孩子一次次出乎他的意料,現在他身邊發生什麼奇怪的事廖忠都覺得有可能。

放這樣一個危險的人走,真的是對的麼?

“秦風,但願你不要讓我後悔送你們逃走的選擇。”

廖忠既欣慰又擔憂地想著,感覺自己的頭髮又掉了不少。

......

另一邊,徐翔帶著馮寶寶,也追尋著張懷義的線索趕到了這塊區域。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