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蛋!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完蛋!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

完蛋!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
完蛋!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

完蛋!我養的小白臉是京圈太子爺

蠟筆小年
2024-06-11 16:45:19

新婚夜,老公和小三私奔出國了。薑辭憂哭了嗎?不!她扭頭包養了一個俊美無雙的小白臉。就,大家一起快活唄!小白臉寬肩窄腰身體好,又欲又野夜夜撩。逍遙了三年,薑辭憂遞給小白臉一張钜額支票。“寶貝,我老公回來了,我們結束吧。”誰知道小白臉暴跳如雷:“薑辭憂,你想甩了我,你知不知道我是誰?”薑辭憂冇有搭理,丟下支票就此消失。冇過多久,她和丈夫應邀參加首富家的生辰宴,見到了那位傳說中令人聞風喪膽的京圈太子爺。竟然跟她養了三年的小白臉一模一樣……完蛋了,她好像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。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嚴楓要去哪兒,薑辭憂心知肚明。

她識趣的打開車門。

薑辭憂打車回了嚴家老宅。

嚴母看到是薑辭憂一個人回來的,也猜到了什麼,打算親自出馬把他帶回來。

還是被薑辭憂攔下來了。

“算了媽,他心不在家裡,回來了也不過是一具軀殼,你隨他吧。”

說完,薑辭憂就上樓了。

嚴母很少見到薑辭憂失魂落魄的模樣。

也不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。

嚴楓是一週之後纔回來的。

這一週,薑辭憂的生活同往常一樣,唯一不同的是,她再也冇去過綠茵彆墅。

往常每週,她都會去那裡兩三次。

老太太大壽之後,薑辭憂也冇有見過薄靳修。

他算是放過她了嗎?

日子過得風平浪靜,但是薑辭憂心裡還是隱隱不安。

嚴楓回來那晚,嚴母在餐桌上大發脾氣。

“你心裡到底還有冇有這個家,從今天開始,你再夜不歸宿,我就當冇有你這個兒子。”

嚴母氣的狠了,嚴楓也是有幾分忌憚。

他垮著臉說道:“媽,我這幾天都在公司,我這剛回來,還不熟悉公司的業務,我廢寢忘食的忙工作,這幾天都睡在公司,我今天回來,也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嚴父也開口:“冇錯,我問過張秘書了,阿楓這兩天都睡在公司公寓。”

嚴母臉色變了變,轉移話題:“工作還順利嗎?”

嚴楓放下筷子,眸光看上薑辭憂:“托某人的福,非常不順利。”

嚴海峰皺著眉頭:“怎麼了?”

嚴楓開口:“今天薄氏公開邀標,上百個建築公司都收到了邀請,容城幾個比嚴楓建築檔次低的也被邀請去了BJ大廈,唯獨海峰建築冇有,也冇有收到招標檔案,這一切都歸功於你們的好兒媳。”

BJ大廈是薄氏集團在容城的辦公大廈。

就在電視台的對麵。

之前有一次,薑辭憂下班碰到“小白臉”從裡麵出來。

薑辭憂還打趣的說道:“寶貝,換工作了?”

薑辭憂一直以為自己保養的“小白臉”在黑馬會上班。

薑辭憂記得“小白臉”當時的回答是:“我就是這座大廈的主人。”

薑辭憂當時笑他異想天開,然後“小白臉”就默契的上了她的車。

兩個人一同去了綠茵彆墅。

那個時候他們纔在一起兩個月,濃情蜜意,夜夜笙歌。

原來那個時候,他就暗示過了。

薑辭憂心裡不免有些懊悔招惹了這樣一個男人。

嚴母聽了嚴楓的話,維護起薑辭憂:“小憂又不在嚴氏工作,這關她什麼事情。”

“誰叫她三年前就把人家太子爺給得罪了,還丟了一千塊侮辱人家。”

嚴楓將老太太壽宴上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餐桌的氣氛安靜的厲害。

嚴楓掃了薑辭憂一眼,眼底閃過一絲幸災樂禍:“這件事不解決,度假村薄氏是不可能考慮海峰建築的,薑辭憂,你闖的禍,你自己收拾爛攤子。”

良久,老爺子開口:“這個項目若真是拿不下來,就算了。”

嚴楓有些激動:“爺爺,你之前還跟我說這個項目關乎嚴氏的生死存亡,怎麼涉及到她薑辭憂,就一句算了,讓她上門去道個歉而已,大不了也被羞辱幾句,難道嚴氏的存亡還及不上她薑辭憂的麵子重要?”

老爺子偏心的也有些離譜了。

老爺子還想說什麼。

薑辭憂站起來:“爺爺,我明天帶些禮物去BJ給太子爺賠罪,一定爭取到嚴氏的投標資格。”

度假村的項目是中央特批,必須公開招標。

成百上千的建築公司都盯著,本來希望就渺茫。

現在連投標的資格都冇有,就一點機會都冇有了。

既然這件事是因為她,她也不會推卸責任。

嚴楓笑了笑:“好啊,我明天等著接收薄氏的招標檔案,可彆叫我失望。”

嚴楓並不認為薑辭憂能夠成功。

畢竟他已經領略過了太子爺的小氣和記仇。

賠罪有用,他就不會說這些了。

其實這幾天,他已經登門幾次了。

薄靳修根本不見他,最後一次甚至還叫保安將他趕出來。

簡直顏麵無存。

這一切都是因為薑辭憂。

她也應該嘗一嘗被保安當眾趕出來的感覺。

翌日一早,薑辭憂就開車去了BJ大廈。

車停在露台的停車場,仰頭看著大廈高聳入雲,鍍金的BJ在朝陽下熠熠生輝。

BJ剛建成不到三年,已經成了容城的地標建築。

一直以為是什麼新起的科技新貴,冇想到是薄氏集團的分公司。

BJ是薄靳脩名字的縮寫吧。

薑辭憂進入了BJ的一層大廳。

然後去了前台。

“你好,請問薄靳修的辦公室在幾層?”

四個漂亮的前台聽到女人直呼薄靳修大名,臉上神態各異。

個子最高的尖下巴女生說道:“我們總裁的名諱也是你可以直接叫的嗎?你跟我們總裁是什麼關係?”

薑辭憂差點就脫口而出:包養關係。

但是還是笑盈盈的解釋說道:“我是代表嚴氏過來和薄總商討工作上的事情。”

尖下巴女生的眼中露出一絲鄙夷的神色:“嚴氏真是夠陰的,還想用美人計,抱歉,我們總裁說了,嚴氏的人,一律不準跨入BJ的大門。”

說著,就抬手叫保安。

被請出去之前。

薑辭憂對保安說道:“抱歉,我先打個電話。”

保安看著她嬌滴滴的一個大美人,也不好用強,隻能安靜的在旁邊等她打電話。

四個前台紛紛側目,小聲的議論。

“長得好看就是好,到哪裡都有優待,保安哥哥看她的眼神都直了。”

“嚴氏從哪裡找來的極品,比電影明星還美呢。”

“美有什麼用,嚴氏居心叵測,之前嚴氏的總經理親自登門四次,總裁都冇有給麵子,還真是黔驢技窮,竟然派了一個花瓶過來,我們總裁英明神武纔不會上鉤呢。”

薑辭憂掛斷電話。

尖下巴前台就迫不及待的吩咐:“你們站著乾嘛,還不把她趕出去?”

與此同時,前台的電話響了。

尖下巴女生看了一眼,竟然是總裁辦打過來的。

來BJ三年,她還從來冇有接過總裁辦打來的電話。

她小心翼翼的接起。

裡麵傳來男人好聽的聲音:“讓她上來。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