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嫁被判流放,反手坑仇家上路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替嫁被判流放,反手坑仇家上路

替嫁被判流放,反手坑仇家上路
替嫁被判流放,反手坑仇家上路

替嫁被判流放,反手坑仇家上路

夢想當鹹魚
2024-07-02 15:12:14

【爽文+女強+空間+流放+基建+不聖母+虐渣】頂尖特工一覺醒來正坐在花轎中,被渣爹後孃算計,逼嫁昏迷不醒的殘廢王爺。洞房花燭夜還冇開始,就被下了聖旨要抄家流放。這不行,屬於我的東西,誰都不能拿走。趁著亂,季如歌直接搬空王府,連老鼠洞冇放過。緊接著又搬空了孃家,又埋了一些造反的東西,再挖出一些賬本送到禦史大夫家,等著渣爹一家喜提流放一枚。根據原身的記憶,坑她害她的一個都不放過。流放路上殺機重重,旁人如臨大敵,隻有她興奮的衝上去。等瑾王醒來的時候,打算重振雄風的時候,自己身邊的人全都被策反了。“王爺,王妃要的不多,隻需你負責貌美如花,在家相夫教子就成。”“王爺,彆怪我們背刺,實在是王妃給的太多了,嗝。”“兒啊,你有福了,上輩子祖上冒煙尋了這麼厲害的媳婦……”季如歌:乖,我打下江山給你做聘禮如何?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瞧著大家震驚的反應,季如歌就知道這聖旨接不接的瑾王府的人,都是有罪,要被流放。

特麼的。

季如歌無聲啐了一口,從萬公公的手中接過聖旨。

麵對眾人震驚的表情,她低頭看著手中的聖旨,好奇的繼續問道:”那這聖旨我接了是供著還是燒了?“

萬公公:“……”生平第一次見到迫切想株連九族的。

眾人:……

瑾王妃該不會受到刺激,瘋了吧?

這聖旨如何處理,還用問嗎?那必須是供著啊。

偏偏季如歌一個穿越者,根本不知道啊。

她認真的看向萬公公,讓他給一個答案。

俊美如斯,心如蛇蠍的萬公公,麵對季如歌的眼神,也給整不會了。

他掀了掀眼皮:“不知瑾王妃的打算是?“

“燒了。”季如歌說道:“瑾王府好歹世襲幾代,最後落了個這般的下場。這一代的瑾王上下簡直丟儘了上麵幾代的臉麵,把聖旨燒了給瑾王府的祖宗們都看看,看看這一代的子孫多丟臉。出去打仗重傷昏迷不說,還落個通敵叛國,全家即將頭落地的下場,不肖子孫,無情無義,不忠不仁,白眼狼……”

季如歌開嘴就是一通罵。

聽的在場的人都一愣一愣的。

按照她這麼說,燒了聖旨也似乎,很河合理啊。

“瑾王妃這是對聖上不滿?”萬公公丹鳳眼,微微挑起,手中下意識的轉動小尾指的戒指。

“公公說的什麼話?我什麼時候對聖上不滿了?我是對瑾王府不滿,榮華富貴皆在手,怎麼還作死的去通敵叛國呢?這下好了,人半死不活的,府裡上下也要被牽連。尤其我這個,半路被孃家塞進來的新娘,更是當天拜堂當天就是有罪之人,我能不對瑾王有意見嗎?作死也作早點,這樣我也不用嫁進來跟著受罪了不是?”季如歌那小嘴要麼不開口,要麼就是叭叭叭的一通說。

其他人也跟著點頭,可不就是。

瑾王是當朝戰神,地位尊崇,怎麼就想不開去通敵叛國呢?尤其還把自己給整的重傷昏迷。

現在好了,全府都要被定罪。

聽的大家一陣唏噓。

聽完季如歌的話,萬公公似笑非笑。

眼眸落在季如歌的身上打量,這確定是季家那個牆頭草對外宣傳的草包?他怎麼瞧著都不像呢。

尤其是她眼底偶爾閃爍的狡黠。

罷了,跟他有什麼關係。

他隻是個來傳話的。

臨走之前,深深看了一眼季如歌。

“瑾王妃,今個是你與瑾王大喜之日,咱家就祝你順遂安康吧。”

“托公公吉言,我一定會順遂安康。”季如歌咧嘴笑了笑、

然後衝著長的醜且一臉凶惡的錦衣衛首領說道:“果然誠不欺我,長得好看的人,說話也好聽。”

已經帶著人走到門口的萬公公,聽到季如歌這話,腳步微頓,隨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。

季如歌看著他挺拔的腰背,單從外形看,真冇看出他是做公公的潛質。

很容易讓人誤會是什麼世家矜貴公子。

可惜了可惜。

季如歌老色批,心裡輕歎一口氣。前世她做特工多年,好不容易退休就打算找各色小美男陪著自己看日出看月亮的。

結果,一覺到這裡,開始苦逼的流放生活。

季如歌抬頭,眼淚可不能掉。

雄鷹般的鋼鐵女人,不能落淚。

“來人,給我盯緊了瑾王府,從此刻開始,一隻蒼蠅都不能飛出去。”錦衣衛首領,視線落在季如歌的身上後,轉身走了出去。

等人走了之後,管家滿臉愁容:“怎麼辦?王爺還昏迷,眼下咱家們還要被盯著,也不知聖上接下來會做什麼。“

“這有什麼不知道的?要麼死要麼活,無非就是兩種下場。”季如歌不走心的安撫著管家。

管家一噎,抬眸看向季如歌,你這安撫是認真的?

要麼活要麼死,老奴也知道啊。

“趁著現在,該吃吃該喝喝,即便上路也要吃飽喝足了不是?”季如歌抬起手,對著管家說:”你們繼續,我回去看看王爺。“

說著,人就走了。

管家長籲短歎,不多會幾個管事的一臉愁容的過來了。

說是,外麵裡三層外三層都是錦衣衛的人,圍的水泄不通。

管家聽到這,歎息一聲:“也不知道老王妃他們如何。”

當初老王妃身子不適,除了瑾王都陪著老王妃去了封地養病。

如今瑾王府被扣上通敵叛國的帽子,不知道大少爺,二少爺,三少爺還有兩位小姐以及小少爺他們是如何下場。

隻怕,免不了要一起連坐的下場。

王爺這場婚禮,怕也是早有預謀的。

聖上的突然賜婚,又倉促的舉辦婚禮,處處都透著不正常。



隻是,當時他們,誰也冇有多想。

如今看來,都是有預謀的。

就是趁著老王妃和幾位少爺不在京城,王爺又昏迷著,又將季家的女兒賜婚給王爺,處處透著詭異。

偏他一個當奴才的,冇有看穿著裡麵的玄機。

眼下王府被封,隻怕最後的下場不會好。

又是一聲歎息。

在場的下人們,也都是如此。

他們這裡的有一部分,怕是要落個被髮賣的下場。

罪臣家裡出來的奴婢,被髮賣的地方不會是好地方。

想想,大家悲從心中來,已經有人開始小聲的哭泣。

……

比起下人們的憂心憂慮,季如歌心大的很。

今天她說的那些話,萬公公勢必會回去說給聖上聽。聖上想要送瑾王府上下去斷頭,也要掂量掂量一下。

他們瑾王府這些年來在外浴血奮戰,若是想通敵叛國何須把自己的命送過去?

而且瑾王還受傷昏迷,趁著他不能自辯清白的時候,是要被人非議的。

所以,死罪是不會有的。

但,活罪不可避免。

如何折磨的活罪呢?她想到了電視劇裡還有小說裡的——流放。

對,瑾王府的最後下場,極有可能是流放!

流放啊,那路上能做的事情可太多了。

想來,那些盼著瑾王死的人,一定會在路上做手腳。

死在路上,就不會被人說了吧?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