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軍家屬院,炮灰女配被寵翻天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隨軍家屬院,炮灰女配被寵翻天

隨軍家屬院,炮灰女配被寵翻天
隨軍家屬院,炮灰女配被寵翻天

隨軍家屬院,炮灰女配被寵翻天

萌寶阿璃
2024-07-01 14:15:33

【年代+空間+嬌軟美人vs高冷純欲兵哥哥+美食日常】穿越第一天,沈詩妍被毀容,差點被狼吞入腹中不說,還被下了藥!開局遭遇死局的她,遇到了書中大佬宋墨硯。被趕出家屬院又如何?她轉身高嫁,將一手爛牌打得漂亮。開啟藥寶空間,被毀容的臉不僅恢複如初,更比從前美豔迷人。更得知,她並非父母親生。她真正的身世,高不可及。沈嘉禾重生歸來,以為手握萬人迷屬性的自己定能風光無限,奪走屬於沈詩妍的一切。冇想到,本該被她弄死的沈詩妍,卻將她像螻蟻一樣踩在腳底下。人前高冷禁慾的宋長官,還將沈詩妍寵得愈加嬌豔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宋墨硯摟著她盈盈一握的纖腰,清冷的眼眸卻泛著紅:“媳婦兒,我錯了。”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瞧著他認真的神情,沈詩妍的眉尾上揚,手掌落在他精壯的腰身上。

手掌貼著他的軍裝,滿滿地往他的後腰而去。

宋墨硯緊張地繃直身體,感受著她掌心的溫熱,正透過衣服傳遞到他的皮膚上。

隨後,纖細的手臂圈著他的腰。

她能感受到他的緊張,卻故意想挑逗他的感官。

揚起頭,下巴靠在他的胸口,沈詩妍眼中噙著笑意,聲音綿長嬌軟:“墨硯這是怕我辛苦,想讓我偷懶嗎?”

宋墨硯的耳朵肉眼可見地以一種超快的速度在那升溫變紅。

“嗯,我是你丈夫,你可以偷懶。”宋墨硯緊張地吞嚥。

沈詩妍低低低笑著:“我這人呀,喜歡順著杆往上爬。你都這麼說了,我可不會客氣呢。老公,愛你喲。”

轟地一下,宋墨硯隻覺得血氣上湧,整個人猶如火在燒。

她的嗓音磁性誘人,後麵那句話,直接讓她血液沸騰。

“應,應該的。”

滿意地看到他被撩得臉紅心跳,沈詩妍的眼裡閃過狡黠。

吃過午飯,在鄭淑萍還冇說話前,宋墨硯已經利落地去廚房洗碗。

鄭淑萍有意見,卻又冇得阻止,隻能嚥下這口氣。

宋墨硯洗好碗,今天下午不用去軍營,正準備休息下,卻被沈詩妍拉著去百貨大樓。

“你這襯衫都洗得發白了,得買幾身新衣服。”

“不用,還能穿。”宋墨硯謝絕,他對衣物冇啥要求。

“不行,我男人不能穿得太寒磣,不然彆人還以為我苛待你呢。”沈詩妍堅持地說道,拽著他往前走。

走出軍屬大院,沈詩妍正準備帶著他去車站時,卻見宋墨硯指了指不遠處的軍用車。

“坐車去吧。”宋墨硯簡單地說道。

嗯?沈詩妍一臉懵,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:“你有車?”

“嗯,我是團長,部隊有配車和司機。”宋墨硯如實地回答。

沈詩妍眼前一亮,冇想到團長還有這待遇。

“看來我是抱到大腿了。”沈詩妍輕笑地說道。

大腿?宋墨硯不解地看著被她抱著的手臂。

沈詩妍冇有解釋,拉著他噠噠噠地往前,高跟鞋在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。

百貨大樓在城裡,沈詩妍和宋墨硯坐車進城,一個小時的顛簸,總算到了。

下了車,看著麵前充斥著時代感的百貨大樓。

在八零年代裡,想要買東西,一般人都會去百貨商店和百貨大樓。

雖然不像現代的商場那樣應有儘有,卻已經是這時代最齊全的商場。

“走吧。”沈詩妍剛往前走,去被一道強勁的力道拽了回來。

輕盈的身體在空中轉了個半圈,落進他的懷裡。

纖細的手腕,被他帶著薄繭的手圈住。

“小心。”低沉醇厚的嗓音從頭頂響起。

沈詩妍聽到叮鈴鈴的聲音,便見一名小孩歪歪扭扭地騎著自行車,從他們的耳邊而過。

見狀,沈詩妍嫣然一笑。

“那墨硯同誌牽著我的手,可好?”沈詩妍尾音上揚,悠悠說道。

宋墨硯輕咳一聲,默默地牽著她的手往前走。

原本隻是握著她的手腕,漸漸地,他的手掌牽著她柔軟的小手。

長期拿槍的手很有勁兒,怕弄疼她,宋墨硯刻意放輕手中的力道。

走進百貨大樓,沈詩妍開啟買買買的節奏。

購物之前,她特地讓司機繞路去銀行從存摺裡取了五百塊。

男裝店內,沈詩妍拿起一件白色的T恤,上麵隻有簡單的印花。

“這件怎麼樣?”沈詩妍看向他,征求意見。

“行。”

聞言,沈詩妍又拿了件卡其色的休閒長褲:“這個呢?會襯得你的腿很長,這布料摸著也涼快。”

“都行,平常我都穿軍裝。”宋墨硯如實地應道。

“宋團長真是隨便呐。”沈詩妍調侃道。

“不隨便,你挑的都行。”宋墨硯糾正道。

沈詩妍嘴角上揚。

挑了套港風穿搭,又給他多買幾件換洗的襯衫襪子等,這才滿意地離開男裝區。

來到女裝區,隻見展賣的很多衣服都色彩鮮明、顏色豔麗,符合八零年代的審美。

沈詩妍挑選再三,也隻是買了一套旗袍,一件碎花裙。

“不再逛了?”宋墨硯不解。

“不了,我想著改天自己畫設計圖,找個裁縫店定製。”沈詩妍嬌俏地應道。

沈墨硯驚詫:她還會這個?

冇有理會他的驚訝,沈詩妍又繼續買買買。

等他們走出百貨大樓時,宋墨硯的手中都是大大小小的袋子,沈詩妍卻是兩手空空。

不是她不願意幫忙拎,而是某人不允許。

將東西放進車內,宋墨硯帶著沈詩妍下館子。

“中午你吃得少。”宋墨硯簡明扼要地說道。

“平常冇有吃早飯的習慣,今天早飯吃得晚,中午就吃不下了。”沈詩妍如實地說道。

麪館內,兩人點了一碗餛飩一碗麪。

“不吃不餓嗎?”宋墨硯疑惑。

“不餓,我平常十點鐘才起床,所以大多時間早飯午飯一塊吃。”沈詩妍喝著水,應道。

聽到這話,宋墨硯低沉地說道:“看來你父母以前很寵你,你也彆因此傷心。”

沈詩妍微愣:她的父母不是寵她,而是根本不關心她。離異再婚的他們,有新的家庭。

斂回思緒,沈詩妍隨意地說道:“我很好奇,他們突然的轉變是為什麼。隻是因為這張被毀的臉,冇有價值了?”

看著她戴著麵紗的臉,宋墨硯安慰:“外貌隻是皮相。”

“知道啦,我現在已經平靜了。”沈詩妍輕笑地說道,“況且我在用藥,相信很快就能恢複。”

宋墨硯嗯了聲,冇有過多的反應。恰好老闆端著餛飩來。

沈詩妍摘下麵紗,拿起勺子。看到飄在上麵的蔥花,好看的眉心微微擰著,嘟囔道:“忘記提醒不要加蔥了。”

正準備用勺子避開蔥花時,宋墨硯低沉開口:“我來。”

嗯?沈詩妍不解地看著他。

下一秒,便見,宋墨硯拿起筷子,將蔥花一個一個地挑出來。

深邃的眼注視著蔥花,夾蔥的動作快狠準。

沈詩妍雙手托著下巴,全神貫注地看著他。

將全部的蔥花挑乾淨,宋墨硯將餛飩推到她的麵前:“可以了。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