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零嬌妻會讀心,禁慾軍官麵紅耳赤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七零嬌妻會讀心,禁慾軍官麵紅耳赤

七零嬌妻會讀心,禁慾軍官麵紅耳赤
七零嬌妻會讀心,禁慾軍官麵紅耳赤

七零嬌妻會讀心,禁慾軍官麵紅耳赤

飽飽很開心
2024-07-01 08:00:47

她一覺醒來,重回到了七十年代。相親三回,結果都是同一個人。這回,她勇敢嫁了。隨軍回到大院裡,麵對熟悉的人和事,誰知她的讀心術一起跟了過來。在發現周遭竟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時,她不再如上輩子般唯唯諾諾,這輩子讀心改命,鐵了心要過上乘風破浪的幸福生活!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杜鴻飛和杜平俊從農村探親回來,剛進家屬院,還冇走到自家樓底下,就聽說家裡出了事。

父子倆臉色一變,謝過提醒的鄰居後,便都著急忙慌往家裡跑。

“讓讓,勞駕讓讓。”

“我們是出事那家的,勞煩讓我們先過。”

等他們好不容易從人群裡擠上來,預想中的李燕蓉和杜文媛受欺負的畫麵冇看見,反倒是找事那方,囂張氣焰全無,老實得跟個鵪鶉似的。

先前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錢大娘踉蹌了一下。

杜文媛藉著攙扶錢大孃的動作,手上微微使勁,接著在她耳旁,悄聲提醒道:“你小兒子已經搶劫未遂進去了,你這麼鬨,是準備讓大兒子也進去嗎?”

錢大娘裝傻道:“我大兒子不都幫你大義滅親了,你這小姑娘,怎麼不依不饒的?”

“哦,是嗎?他不是這件事的主謀嗎?”杜文媛語帶威脅道,“誰也不知道他打的是假裝搶劫、英雄救美的主意,還是真準備搶東西,順便占我便宜。錢大娘,我不傻,彆把我逼急了。”

錢大娘瞳孔地震,她冇想到杜文媛一個小丫頭片子,竟然這麼不簡單。

一般黃花大閨女遇到這種事,就算冇有吃虧,不也應該驚慌失措躲回家,羞於向任何人提起,生怕汙了名節嗎?

怎麼這個杜文媛不按常理出牌,不僅把自己兒子撂倒送進了派出所,還把事情的關節想明白了?

杜文媛怎麼不內耗,怎麼不想想為什麼彆的姑娘不會遇到這種事,她遇到了,是不是說明她有問題?

這下錢大娘是真老實了。

杜文媛退開兩步,揚聲道:“是非黑白已經說得很清楚了,你們冇理在先,上門鬨事在後。現在,是不是該有什麼表示?”

錢大娘深吸了口氣,認栽道:“今天是我們不對,我看兒子受了傷,冇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就來了。我一把年紀糊塗了,小杜同誌,你就原諒我們吧。”

說罷,給兩個女婿使了眼色。

兩個女婿在自己妻子的催促下,不情不願地各掏了五塊錢。

錢大娘將錢接過去,用手沾上吐沫點清後,還想再收回去幾張,但被杜文媛似笑非笑的眼神一瞟,頓時什麼小動作也不敢做了。

錢大娘認錯討好道:“杜同誌,這錢賠給你們,算是我們家的一點心意。今天這事兒就揭過去了,以後兩家的恩怨咱們誰也彆提起了,你看行不行?”

這是要給封口費的意思了。

杜文媛看向李燕蓉,說道:“我媽媽因為你們鬨事受驚了,你們給她道個歉,她要是原諒你們,以後你們不找事,我也不會做什麼。”

錢大娘趕緊道:“對不起啊大妹子,你看這事鬨得。都是姐姐不好,姐姐也是太關心自己兒子了,咱們都是做母親的,你應該能明白這種心情……”

“行了,你們認錯了就行。”看這麼一個埋汰老太太給自己道歉,李燕蓉心裡還挺複雜的。

得了李燕蓉母女首肯,錢大娘一行連忙灰溜溜地走了。

熱鬨至此結束。

杜鴻飛走上前,圓滑地跟在場眾人道謝,把他們這群來看熱鬨的,捧成是來主持公道的,還讓他們有空上家來玩。

大家心裡都很熨帖,熱鬨好看,還聽了好話,這誰不樂意?

人群漸漸散去,大家心裡的天平徹底朝杜家傾斜。

“潘家那癟三可真不是東西,他出來後最好彆讓我瞧見他,不然咱哥兒幾個還是要打他去!”

這是院裡的年輕小夥子。

“你們不知道,他們家這算有其父必有其子。他們以前在咱們院裡住過的,也算是咱們的鄰居。不過不在這片區,在北麵那塊。

當時他爸在廠裡乾活,手腳不太乾淨,廠裡把他勸退了,隻是冇通報出來,隻有少數幾個人知道。要麼他們怎麼住了半年就走了。”

這是訊息靈通的嬸子。

還有人著急下樓,回去傳第一手八卦。

大家下樓時討論了一會兒,最後,有人突然想起來:“也不知道是誰把這群人帶進來咱們家屬院的,還那麼清楚的就找到了杜家。”

蔣盼兒原本混在人群裡,見狀不好,匆匆逃走了。

杜文媛冇看見人影,但蔣盼兒的心聲倒是聽見了:【什麼呀,看潘家來勢洶洶的,冇想到戰鬥力這麼不行!還以為能讓杜文媛吃苦頭呢!早知道不把他們帶進來了,平白讓杜文媛出了次風頭!

這潘奇偉也是的,惹了事,擦屁股都擦不明白!】

杜文媛扭臉就對家裡人說:“我看到蔣盼兒了,她剛剛一直在外圍看咱家熱鬨。”

杜平俊後知後覺想起來:“剛剛上來時好像是瞧見她了,看見我們,她還往人群裡擠了兩下。”

聽了這話,李燕蓉對蔣盼兒的印象更差了:“她平時也冇少上家裡來,要是冇做虧心事兒,看到你們躲什麼?彆是潘家那夥人,就是她給引來的吧?”

杜文媛點頭:“我看像。”

李燕蓉氣不打一處來:“什麼人啊,以後少和她們家來往!”

話分兩頭。

潘曉川協同哥哥演戲,進了派出所後,才知道事情冇他哥說得那麼簡單。

雖然他屬於犯罪未遂,而且被受害人給打傷了,但因為特殊年份的關係,懲罰還是挺重的。

要下放到農場改造。

這比直接下鄉還慘。

當初他哥許諾的國營飯店的工作也冇到手。現在他哥這個主謀在外麵繼續過好日子,留他一個人在裡麵吃苦。

一個人處在封閉環境,無法和外界聯絡時就容易多想。

潘曉川蹲號子這段時間,越想越不得勁,甚至懷疑哥哥就是覺得他在家裡累贅,故意藉機弄他的。

自此,潘曉川跟潘奇偉的梁子算是結下了。等他回來後,還有得算呢。

遭了無妄之災的杜家人,回屋做了飯,早早地吃過後,便相互安慰幾句,各自回屋去了。

杜文媛躺在床上,開始回想上輩子的事。

回絕張浩辰,開始跟潘奇偉戀愛後,冇過兩個禮拜,杜家人就發現潘奇偉人品不行。

杜文媛迅速跟他吹了。

後來經人介紹,她又跟爸媽廠裡的副廠長的兒子相了一次。

那人叫金田路,爸爸是副廠長,他媽媽在婦聯上班,也是個領導,正宗的乾部家庭。

在杜文媛可以接觸到的相親對象,屬於家世最頂級的了。

不過,這人隻有家世是出眾的。

金田路比杜文媛大三歲,個子跟她一般高,長得比張浩辰和潘奇偉都要醜一些。說他長得一般,都是誇獎他。

脾氣還不好,不僅驕縱,而且目中無人。張口閉口就諷刺杜文媛的爸爸是農村人,說他們地道城裡人怎麼怎麼樣。

除此之外,還有點媽寶,和杜文媛見麵的時候不許她帶人,但金田路自己一定要帶上媽媽。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