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我曾錯入風塵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那年我曾錯入風塵

那年我曾錯入風塵
那年我曾錯入風塵

那年我曾錯入風塵

縛瑾
2024-07-02 15:12:59

初到上海,燈紅酒綠下那些男人女人讓我迷茫而無助 但我從冇想過,浮城裡兵荒馬亂愛恨嗔癡,卻埋葬了我此生最炙熱的情事 此後很多人問過我,在上海那麼多年,有冇有紙醉金迷到忘了今夕何年 我說有 我曾在最風花雪月的日子裡,賠儘了最好的年華,去深愛一個不可能的男人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我從雅間出去,就感覺到身後的門又響了一下,我拚命快走,可還是在快進衛生間的時候被身後的人追了上來堵住。

我抬頭看著他,他的手支在我右側的牆上,另一隻手插在口袋裡,他個子非常高,我必須要仰頭才能麵對他。

“怎麼,做了他的秘書,難怪死活不肯留在我身邊,你覺得程毓璟這個高枝,比攀著我更厲害嗎。

”我有些惱怒,“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樣。

”“不是。

”他嘲諷的重複了一聲,“那共用一個杯子,真是讓我刮目相看,莫非世間的關係,可以簡單到這個地步,那麼你和他爬上一張床,也算很純情嗎。

”“蔣華東你說話不要口不擇言,我冇做過的就是冇有,問心無愧!”我抬步要走,他仍舊堵在那裡,扭頭看向我,“小姐做不成了,做秘書,本質不都是一樣嗎,前者伺候許多男人,後者隻需要應付老闆一個,程毓璟的確比那些客人更好,你覺得很高興嗎?不肯跟著我,換了一個白道上的人,踏實對嗎,但我告訴你,未必,我可以輕而易舉逼得你走投無路,也可以花功夫使手段將程毓璟算計的焦頭爛額,我隻是還不願這樣做。

”我的心裡非常驚慌,我不知道他說這番話的目的是什麼,但我隻清楚,我不能動搖,和一個有婦之夫牽連在一起,我已經揹負了很多罵名,總不能一輩子都翻不了身,我還要為我的將來考慮,我現在隻想安分守己做好程毓璟的秘書。

“蔣先生不是說,再也不出現再也不逼我了嗎。

”蔣華東挑了挑眉毛,笑得格外輕佻邪肆,“我反悔了,不行嗎,誰規定了,決定的事就不能反悔?”我氣得臉紅,他的笑意更深了些,“還是聽話的你,讓我覺得更憐惜,就比如,那個晚上,你來找我的時候,大雨裡無助而天真的眼神,真是讓我心癢。

”我閉了閉眼睛,如他那樣,我也記得,我初見他那個雨夜,傾盆大雨澆在身上冰涼刺骨,他堅定而蒼白的神情,鮮血淋漓的胸膛,和摟著我時對我說“我不會害你,幫我一下。

”的溫柔與呼吸,我都記憶深刻,我這一生都再不會碰到那樣的雨夜,他這樣的男子。

“可我不想將我的一生和愛情依附在一個對我隻是有興趣的男人身上,當興趣不見了,我也就死無葬身之地。

”“程毓璟留下你,就不是因為興趣嗎,你這張臉,如果長成另一副樣子,平庸而醜陋,你認為,你會平步輕搖做了他的秘書?”“不會,但他冇有強迫我,他對我很尊重,冇有半點越軌,而不像已為人夫的蔣先生,強迫的要了我。

”他的臉色一寸一寸的冰了下去,非常的可怕,他忽然抬起手臂,以極其快得速度準確無誤的鉗住我的下頷,非常大的力氣,讓我覺得牙齒都要碎了,他望著我良久,在我以為他要強迫著吻下來時,他忽然冷笑了一聲,然後鬆開,“這張嘴,還要硬到什麼時候?”說完這句話,他便轉身走了,我站在原地靜默了良久,直到他推開雅間的門進去,我又沉了片刻,纔跟過去。

坐下後,程毓璟有些醉意,他和蔣華東到底不同,雖然商場多應酬,可到底有秘書和助理擋著,自己也能靠著身份地位壓製彆人一頭,隻剩下灌人家的酒,哪有人敢這樣灌他,於是酒量和尋常人相比,算是好的,但和行家比,就遜色不少。

但蔣華東不同,他黑白通吃,各有產業,都是桌上喝起來、地盤上打出來的,三瓶五瓶不在話下,所以他仍舊神采奕奕,臉色如常,但程毓璟卻已然不行了。

在蔣華東接電話的時候,我湊到程毓璟耳畔問他,“要不我們離開吧,今天看樣子,他是冇心思談的。

”程毓璟微微閉了閉眼睛,“本來我也不打算要了,合同都簽了,他既然出了高價奪來,就不會再讓給我,我提了也是要麵對閉門羹,倒不如不說,讓他去猜我的意思,他很有些名望,和他吃頓飯總冇有壞處,以後也許還能有再見的時候。

”我點點頭,坐回去的同時聽到蔣華東那邊語氣頗有溫和的對著電話說,“好,你先睡吧,我少喝些,不必擔心。

”雖然冇什麼柔情蜜意的話,也不似在我和他最溫情的那一晚他對我的縱容與寵溺,卻仍舊有些曖/昧,那邊一定是個女人,擔心他纔打來問問,不知道是他遠在他省的妻子還是薛茜妤。

蔣華東放下了電話,看著程毓璟,“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,程總對於我半路殺出截了那兩筆合同頗有微詞,對嗎。

”程毓璟拿著餐巾紙擦了擦杯口,“不算微詞,做生意能者居之,不是誰都能在這個汪洋裡賺到錢,我隻是覺得,已經談好的事,蔣總為何要明知有悖道義還出手攔截呢。

”蔣華東帶著一抹高深莫測的笑意,輕輕轉著杯中深紅色的液體,“程總這位秘書,據我所知,似乎並冇有什麼過人之處能坐在這個位置上,程總仍舊不顧微詞聘用了她,到底為什麼,作為外人我不知道,也許她的長處非要仔細品嚐才能瞭解。

但無非也是脫離不了興趣二字,程總有的,我也有。

這兩筆合同,我本身的確無意,不過也是忽然來了點興致,如今這個地方的商界,冇有人不買程總的麵子,自然,我的麵子,也算有點價值,如果程總想要,無妨,我還可以按照原先你和店主談妥的價錢出售。

”程毓璟擰眉,“那蔣總不是賠了嗎,為何要這樣。

”蔣華東抿唇一笑,“那就看程總有冇有和我交換的了。

我的秘書不是在電話中告知了嗎,程總貴人多忘事,我再提醒一下也無妨。

”程毓璟默不作聲的思索了片刻,看著蔣華東的目光忽然緩緩移到我身上,我裝作不曾看到低下頭,餘光卻注視這他,在程毓璟看著我的時候,蔣華東那裡忽然低低的笑了出來,他的笑聲內涵太廣,我的手在膝上禁不住握成了拳。

果然,蔣華東還是為了得到我,那麼得到之後呢,做豢養在籠中的金絲雀嗎,遭受世人唾棄,他正妻的辱罵,所有人也許還會挖出我的過往,將我打落無法翻身的境地,我為何要去麵臨這樣一天,我寧願用儘全部力氣去逃離。

不過我也挺意外的,他會為了我這樣費儘周折,我還挺值錢的。

程毓璟最終冇有說什麼,而是笑了笑,“蔣總在這邊的生意涵蓋了不少領域,如果這頓飯吃得還滿意,以後有什麼,還請蔣總不要忘了我程氏。

”蔣華東目光從我臉上一閃而過,看向舉杯的程毓璟,“那是自然,能和程氏合作,多少人求之不得。

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