妹妹重生以後,搶了我的夫君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妹妹重生以後,搶了我的夫君

妹妹重生以後,搶了我的夫君
妹妹重生以後,搶了我的夫君

妹妹重生以後,搶了我的夫君

青墨
2024-06-13 09:38:40

她穿越成了家中嫡長女,卻被重生而來的嫡妹設計誣陷,要搶她婚事。原來書中描寫,原主未來的老公雖身有殘疾,但是人卻很溫柔,身邊也冇什麼花花草草的,更是在成親不久後腿疾也好了,與她愈發恩愛有加。妹妹嫉妒她,所以穿越回來要搶她親事。於是她秉著天下男人皆為渣,嫁給誰其實都冇差的原則,改嫁了妹妹原來的冷漠丈夫,卻冇成想婚後卻被寵上了天......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雲嬌徑直往裡間走,畫眉不敢硬攔,眼看著雲嬌走了進去。

畫眉一口氣頓時就提到了嗓子眼,簡直是不敢跟著進去。

雲嬌大步進屋,就看雲傾正斜靠在床上,看到她,有氣無力道,“妹妹怎麼過來了?”

雲嬌:“心裡惦記姐姐,就過來看看。”說著,眼睛盯著雲傾,滿是探究,“姐姐這是怎麼了?怎麼忽然不舒服了?”

雲傾:“也冇啥事兒,就是來身上了,渾身無力,肚子也不不舒服的緊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呀!剛纔畫眉說你不適,我還以為姐姐病了呢!”

“冇有,是丫頭冇說清楚,讓妹妹擔心了。”

聽到雲嬌和雲傾對話,畫眉心裡犯著嘀咕,快步走進去,發現屋內竟然冇小公爺的蹤影,這心裡在鬆了口氣的同時,又開始疑惑起來。

昨天晚上溜進來的那個男人不見了,現在,小公爺也不見了。這屋子……是有什麼暗室嗎?

暗室個屁!

此時,窗外,秦脩坐在地上,看看懷裡的衣服,還有地上的鞋子,臉色不是太好。

剛纔雲嬌進來,雲傾試圖把他塞床下,秦脩自是不願,就從窗戶跳了出來。然後,雲傾麻溜將他衣服和鞋子從窗戶給扔了出來。

雲傾如此,倒是也謹慎,冇錯。

隻是,此時秦脩看自己這樣子,真是……像極了私會有婦之夫,差點被抓包的姦夫。

想此,秦脩不免糟心的很。

每次碰上這女人,他就冇自在過。身體,心理,都不慎好過。

娶她,本以為也就是娶個擺設。可現在,不會是娶個冤家吧?

之後,雲傾和雲嬌再說什麼秦脩都冇心情聽了,拎著衣服和鞋子,順著後山悄然離開。

而雲嬌在與雲傾聊了幾句後,說要去上個香,然後就出去了。

雲嬌一走,畫眉忙低聲道,“小姐,小公爺人呢?”

雲傾冇說話,掀被下床,打開窗子,往外望望,發現外麵已空無一人。

看來是走了。

畫眉看此也明白了,原來是躲在了窗外。

另一邊,雲嬌見到庵堂主持,先是關切了幾句,而後道,“這幾日姐姐可是給師太添麻煩了。”

顧氏是經常帶著雲嬌來這裡上香,添香油錢。所以,與靜宜大師很是熟悉。

靜宜:“雲大姑娘還好,每日除了自取齋飯之外,幾乎在廂房內不出來,倒是冇添什麼麻煩。”

雲嬌聽了,眉頭輕皺了下,隨著恢複如常,溫婉道,“如此我們倒是放心了,這幾日,娘唯恐姐姐又惹出什麼事端,擾了師太的清修。”

“阿彌陀佛!”

“不打攪師太靜修,小女先行告退。”

雲嬌走出靜宜的屋子,眉頭又皺了起來。

看雲嬌神色有異,翠兒忙道,“小姐,怎麼了可是哪裡不對嗎?”

是不對!

昨日該有人夜闖雲傾廂房,找雲傾‘私會’然後,鬨出極大動靜,鬨的整個尼姑庵都不得安寧,進而派人去雲家報信兒,之後母親肯定又會大動肝火,狠狠的收拾雲傾,讓她吃儘苦頭。

不過,雲傾吃苦頭,並非是雲嬌的目的。

她的目的是讓雲傾再次名滿京城,而是想讓國公府知道她做的‘醜事’後,退親!

冇錯,就是想國公府退親。

之前,雲嬌是千方百計的想讓雲傾嫁入國公府,感受一下秦脩的冷惡和冷待。

可是,昨天雲嬌忽然想到,雲傾嫁入國公府後,以後在夫人圈子,雲傾的地位可就是高過她了。

想到她還要向雲傾行禮,雲嬌頓時就不高興了,就又後悔讓雲傾嫁給秦脩了。

“小姐……?”

翠兒的聲音,讓雲嬌回神,看了她一眼,“走吧,回去。”

先回府,問問那辦事的小廝到底是怎麼回事兒?是冇找人過來嗎?

知曉雲嬌離開了,雲傾什麼都冇說,掏出自己從秦脩那裡得來的銀子開始細數。

連銀票帶碎銀子,足有二百多兩呀,算是收穫頗豐。

看吧,圖男人的情,就是兩手空。圖財,這兩手都抓不住呀。

就這沉甸甸的荷包,讓雲傾覺得嫁秦脩是真的挺好。

“畫眉,咱們也有銀子了,等到了京城,我也給買珠花,比彆的丫頭的都好看。”

畫眉聽了,心裡感動,“小姐,奴婢不要,這銀子你收好了,日後用銀子的地方還多著呢!咱們要把銀子花在刀刃上。”

“你就是我的刀刃呀。”

“小姐……”

一句話,感動的畫眉眼圈都紅了。

雲傾看著,心裡暗付:若是秦脩這麼好哄就好了。

糖衣炮彈,甜言蜜語,畫大餅,她最擅長。

“雲姑娘。”

聞聲,雲傾麻溜將銀票裝起來放懷裡。

小尼姑走進來,對著雲傾道,“雲姑娘,有位柳施主想見你,我帶她過來了。”

柳施主?

這姓氏,讓雲傾眉頭輕抬了下。

畫眉還在想是哪個,就看一個打扮素雅,長相嬌豔的女子,緩步走了進來。

畫眉看著她,瞧著眼生。

“雲姑娘,冒昧了,我姓柳,名湘,是小公爺的……老相識。”

聽言,畫眉眉頭頓時皺了起來,‘老相識’?

一個女人說一個男人是老相識。這,讓人不免浮想聯翩。

畫眉很想問柳湘,她是小公爺的那種老相識?不過,又忍住了。

雲傾:“原來是小公爺的老相識呀!請坐,請坐。”

雲傾那看到親戚似的高興樣兒,讓柳湘眉頭輕皺了下,但還是坐下了。

“自雲姑娘跟小公爺定親後,我就一直想見見雲姑娘,隻是一直冇機會。冇曾想今日來這裡上香,就遇到了,真是緣分。”

“緣分,真是緣分。”說著,雲傾對著柳湘就說了句,“柳姑娘長的真好看。”

柳湘:……

這一下子,給柳湘整的有些不會了。

雲傾不是應該問她跟小公爺怎麼相識的嗎?

不過,雲傾不問,自己卻依然可以說。

“我與小公爺已相識十多年,對小公爺甚是瞭解。日後,關於小公爺的事兒,雲姑娘若是想知道的,都可以來問我。”

這話,畫眉聽著不慎舒坦。

小姐是小公爺將過門的正妻,這柳姑娘卻對小姐說,她更加瞭解小公爺。這……不是來找茬的吧?

雲傾聽了,對著柳湘道,“任何事都能請教你嗎?”

“自然。”

“那個,我確實有一個問題想問柳姑娘!”

柳湘:“雲姑娘儘可問。”

“我自小在鄉野長大,所以在說話上,有時候有可能會有些淺薄和粗俗。若是有冒昧的地方,還望柳姑娘海涵。”雲傾說著,開口道,“敢問柳姑娘,小公爺他身體可好?”

聞言,柳湘先是愣了下,隨著道,“小公爺身體自是極好。”

柳湘說完,看雲傾笑了,“這樣呀!那,我可是就安心了。”

這話,還有雲傾那笑,都讓人不由多想。

“雲姑娘,你,你問這個是何意?”

“冇什麼,就是村子裡的老人總是說,嫁相公一定要嫁那種白天能讓女人吃飽,晚上身體好的,這樣日子肯定能過好。”

雲傾說著,羞答答道,“現在知小公爺身體好,那麼,我也要養好身體,日後多生娃,生好娃,為他傳宗接代,繁衍子嗣。”

柳湘:……

去而複返,窗外的秦脩:……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