覺醒係統後,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覺醒係統後,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

覺醒係統後,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
覺醒係統後,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

覺醒係統後,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

土豆是個泥
2024-07-01 08:00:49

秦惠文王駕崩後,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。那就是秦武王!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,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。外有倭寇,內有奸臣,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,召喚華夏無上神將。張飛,典韋,張昭……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。一眼望去,都乃朕打下的天下。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“我們要從這次的經曆中,學到一些東西。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?我來試試,這張紙很結實。”

嬴蕩從書桌上站了起來,向張儀行了一禮。他拿起那張深黃色的紙張,緩緩攤開。彆氣餒啊。”

“這些紙張,雖然不能用來寫字,但是可以拉完屎擦屁股。”嬴蕩咧嘴一笑,讚歎了一聲。

這一個多月來,他實在是憋壞了。那種感覺,真的很不舒服。

“如”這個詞在古代漢語裡就是“去”。

張儀忍不住微微一怔,然後他的嘴唇微微的抽搐了一下。很是詫異的看了一眼嬴蕩。

就是拉屎。很直接,也很不優雅。

嬴蕩輕咳一聲道:“我們秦國祖上就有飼養馬匹的習慣。”

“我大秦帝國,是由弱變強。在西戎,我們要一步一步,走出來。”

嬴蕩恬不知恥的對張儀說道:“這就是為什麼,我們要從實際出發。這是一個波雲莫測,禮毀人亡的年代。”

張儀清醒了過來,他向嬴蕩拱了拱手,然後向嬴蕩行了一禮。“臣知道了。不貪圖奢侈和享受。簡單,勤奮,勇猛,這就是秦人的特質。”

“丞相,你纔是秦國的棟梁。”贏蕩道,他的目光落在了張儀的身上。他將身上的狐裘取了下來,給張儀穿上。

張儀激動得眼淚都流了下來,他帶著哭腔說道:“臣知道了。謝大王仁慈。”

張儀說了一聲,便要離開。“臣要出城了。看那些糧食,有些花已經凋謝了。”

“是啊。丞相,你現在應該鬆一鬆土啊。檢查是否有害蟲。然後再澆水,彆澆得多了。”

“哦,是這樣的。冬季的時候,馬鈴薯是最好的選擇。搭建一個臨時的帳篷,上麵鋪上帆布和麻布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我們要提高裡麵的氣溫。”

嬴蕩心中一動,想起了前世的一段話。馬鈴薯最適合的生長環境是15-20攝氏度,也就是說,不能過低,也不能過熱。

可是,她卻發現,她的臉已經被雪覆蓋了。空氣中的溫度,也在急劇下降,嬴蕩估摸著,這裡的溫度,至少在零下七八度左右。

秦國鹹陽,就是大秦帝國的都城。而在未來,則是出現在了龍城的西北方向。

“典韋,讓鐵鷹劍客跟寡人一起去。”嬴蕩轉身對典韋道:“隨我來,準備一輛馬車,到郊外的仙地。”

典韋背後扛著一對玄鐵大斧,手裡拎著一隻烤羊,大口大口地吃著。

嬴蕩在一旁看得一陣頭大。這憨憨的胃口還真大。

兩人上了一輛馬車,離開了鹹陽城。到了鹹陽城西一塊馬鈴薯地裡。

張儀不顧風雪,開始召來工匠。

“恭迎大王。”一群工匠見到嬴蕩,都嚇了一跳。

“都起來吧。寡人昨晚夢見了一位神仙。對寡人說……”

嬴蕩曾經說過,有神仙在他的夢境中,有一種鬼神莫測的說法。讓所有人都信任他。

“說起來容易,但也不容易。小木屋建在四個角落裡。而且,這四個方向,都是封閉的。

“這兩樣東西,可不能弄壞。把它們連起來。”嬴蕩提出了他的請求,並讓工匠們一起想辦法:“一定要能夠抵禦風雨。”

“如果有人能想出辦法,把溫室建起來。寡人會賞賜一百兩金子和一棟府邸。仆人一人。”

一聽有賞,工匠們的眼睛都亮了。他的熱情一下子就被點燃了。

帆布是一種古老的工具。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四世紀。

嬴蕩從不輕視古代人的聰明。搭建一個簡易的棚屋,並不需要太多的技巧。四個支柱,用木頭覆蓋。在那塊木頭的上方,是一堆乾草。

不過,溫室什麼的……必須要有一個封閉的地方,不能有風吹進來。

在秦朝的時候,連保鮮膜都冇有。那是什麼?

“丞相,你說得對。這一點,你必須要看在眼裡。任何一個工匠完成,都會有獎勵。”

“大家都想想,如何才能把木板和畫布結合起來。”嬴蕩鼓掌道。緊跟著,與典韋一起登上了屬於他的“諸侯王馬車”。

相國張儀掃了一眼四周。剛纔大王吩咐過,讓大家多用點腦子。”

三日後,嬴蕩每日不是與典韋對練,便是留在鹹陽宮中。穿著一身貂皮外套烤著火。

“恭喜你,完成了168個小時的簽到。“王彥章。”

嬴蕩雙眼放光,心中暗道:“不愧是第五代的強者。”武功排名第二的“王鐵槍”。

要知道,天纔是需要時間的。永遠都不會太多。

未來,他要做的,可不是一統六國,而是一統整個世界。我們也要征服其他國家,打敗匈奴人,進入安息國,直到羅馬帝國。

“王彥章,統帥93,武力93,智慧72,政治48。”

“那麼,王彥章是不是冇有任何特彆的能力?”

“王彥章,已獲得一項特殊能力。衝鋒:在混亂之中,提升武力 2。”

“槍皇:槍法爐火純青,王彥章在一對一的情況下,可以獲得額外的武力 3。降低敵方將領武力-1”。

“王鐵槍,還真是名副其實。”

一個高統,高武,又是一代名將。

“好了。王彥章在哪裡?”

“王彥章被移植到這個世界上,就是王猛的弟弟。王猛很小的時候就離家出走了,拜在了鬼穀先生的門下。”

“聽說大哥已經成為了秦國的蜀郡郡守,此時他正在趙國的晉陽城中歇息。他已經做好了秘密計劃,聯絡秦瓊,突襲趙國。”

嬴蕩嚇了一跳。太可怕了,這還隻是1月中旬。

要知道,當時的晉陽是三家分晉。這是趙國的第一個都城,後來又遷到了邯鄲。晉**有獨特的曆史地位。

嬴蕩心中暗歎,這纔是真正的名將。

“派最好的馬。連夜向上郡趕去,傳寡人口諭。叮囑秦瓊一定要注意安全。攻下晉陽以後,晉陽就是他們的根據地了。援軍隨後就到。”嬴蕩立即做出決定,召來鐵鷹劍士命他騎雙馬速速前往。

一人兩匹駿馬,向著上郡疾馳而去。

嬴蕩穿上一件虎裘,走來走去。而典韋則是將手中的“天龍戟”給舉了起來。一行人出了鹹陽王宮,登上了馬車,朝著藍田大營而去。

此時,秦瓊正住在上郡膚施縣。每天晚上都呆在營地裡,訓練士兵。

秦瓊治軍嚴明,與士兵們一起吃飯睡覺。迅速樹立起自己的威信。

這一天,夕陽西下,夕陽染紅了整片天地。

秦瓊從兵營裡出來後,就去了縣衙。負責各處的事務。

“大人!秦郡守,外麵有人在等著呢。他說他是秦國蜀郡郡守王猛親弟的家仆,他說他立了大功,想要獻給郡守府。”

秦瓊將竹書放在一旁,想了想說道:“讓他進來。”

王猛之名,他也有所耳聞。他是丞相張儀的師弟,拜入了鬼穀子門下。

難道是王猛的親弟弟?來投奔我的嗎?

片刻後,一個身材瘦小的仆人走了進來。一身趙國服飾,進入郡守府。

“拜見秦郡守。”

“這封信,是我家主人的。特派我來,就是為了交予郡守。”

秦瓊上前將竹簡取下,隨後將竹簡取下,慢慢展開。

【在下王彥章,秦郡守。我哥哥深得秦君的器重,被封為蜀郡的郡守。顏章前來投誠,欲將晉陽城獻給郡守。還需要秦郡守派遣大軍來支援我們。兩天後,酉時三刻。我就起兵破晉陽西門,希望秦郡守能按時到達。【王彥章,跪首百拜!】

秦瓊眉頭一皺,沉聲道:“可知你主武功怎麼樣?”

仆從一臉的信心,說道:“主人武功了得。他一個人衝進了一個山寨,乾掉了一百多個土匪。一根粗大的長槍,就算是一金石,也能輕易的劈開。”

秦瓊眼睛一亮,連忙問這杆長槍有多沉?

那仆從臉上露出一絲自豪。這杆長槍,用的是一塊隕石,足有八十斤。”

秦瓊並不認為這是在說大話,畢竟他手中的長槍也有八十斤重。

“嗯。我可以保證,你會派出二萬大軍。秦瓊打起了十二分精神。

畢竟,他什麼都冇做。所以纔會被封為上郡郡守。

以秦軍精銳的實力,他們隻需要衝到城門處就可以了。這樣的話,他們就贏了一半。

晉陽,位於上郡東境不足百餘公裡的地方。白天趕路,晚上趕路,一天就能趕到。

侍從臉色一喜:“秦郡守,有勞了。”

“等等,你留下帶路。”秦瓊沉聲道。

當晚,秦瓊將兩個校尉叫了出來。率軍6000餘人,駐守膚施縣。

他麾下的秦軍,足有二萬之眾。眾人勒住韁繩,馬裹蹄隨後策馬出城。冇入了無儘的黑暗之中。

“馬裹蹄”:指的是戰士們用嘴叼著一截木棍,或是一束柳條。馬需要拉緊韁繩,用一塊布來固定住馬的肌肉,除此之外,馬的四蹄也要被包裹起來。

原因很簡單,那是在古時候。夜盲症的發病率很高,如果不能講話,就能降低恐懼的蔓延,從而增加突襲的範圍和隱蔽能力。

第二日,朝陽初升。他翻身上馬,雙馬一路狂奔,一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

“啥?秦郡守,正率領大軍,殺向晉陽!”那鐵鷹劍客,盯著麵前的兩個校尉。突然感覺有些遲了。

……

兩天後,萬籟俱寂。酉時三刻,天空之中,一彎彎月高懸。

晉西門,是趙國重鎮晉。

趙軍在城牆上,已經累得打起盹來。而在城門口,趙國的士兵們,也都是背對著背,閉目養神。

就在這時,七八個黑衣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麵前。一名戴著黑布的男子,提著一把古銅色的匕首,鬼鬼祟祟的從小巷中走了出來。

噗嗤!

兩把匕首,分彆刺入了他的喉嚨。那兩個趙國的士兵,咽喉瞬間被割斷,當場斃命。

王彥章戴著一張黑色的麵具,手中握著一杆粗大的長槍。帶著鬥笠,朝著城門衝去。

“都給我衝出去,把那些守在塔樓裡的人給我殺光。”王彥章下令,讓這些死士分散開來。

他快步走到大門前,伸手一推。打開了一道口子!

同一時間。他們兵分兩路,朝著塔樓的方向奔去。刺殺趙軍的行動已經展開。

由於氣溫極低,大多數趙軍都被困在了營地之中。

西門城牆上,隻剩下了二十多名趙軍。

王彥章獨自一人將吊橋上的大門推開。一杆碗口粗細的長槍,被他一劍劈成兩半。

砰!吊橋,失去了重心。直接倒下。

與此同時,城牆上。慘叫聲響起。

“有人開門了!速速前往軍營……”

一道身影,從城牆上摔了下來。他的身體重重的砸在了王彥章的身邊。

片刻之後,晉陽西門之外。一聲響亮的馬嘶響起。

吊橋之前,無數的人,全部都是身穿鎧甲。

“秦郡守,趕緊的,衝過去。晉陽城的趙軍有5萬。”王彥章兩眼放光,踏上一座吊橋,縱身一躍,越過了護城河。

秦瓊望著敞開的大門和落下的吊橋。他立刻將嘴裡的棍子吐了出來,然後高舉著那把虎頭鎏金槍:“王彥章,你立下了大功。我一定會給你上報大王”

“秦軍,衝鋒!殺了那群趙狗!”秦瓊說著,雙腿一夾,猛地一勒韁繩。身先士卒,身先士卒。

三位校尉不由激動起來。從腰上抽出一把黃銅色的秦劍,見戰功已到,眾人都開始下令。

“衝啊!殺光所有的趙狗!”

於是,以秦瓊為首的二萬秦軍,就這麼殺進了晉陽城。隨後,秦瓊來到了晉陽城的西門,朝著城中的大營奔去。

秦軍在夜深人靜的時候,忽然攻入了城中。趙軍登時一片混亂,再也無力抵抗。他們被困在了營地裡。

秦瓊勇猛無匹,一馬當先。他手中的黃金槍,不停地刺出,每一次刺出,都帶起一片殘影,讓人防不勝防。

秦軍的士兵,都被這位主將的勇氣給嚇住了。一個個都是視死如歸,鬥誌昂揚。將麵前的趙軍殺的毫無還手之力。

這一戰,一直持續到天亮。經過一個多小時的激戰,趙軍隻剩下2000餘人,從晉陽城外逃走。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