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總彆虐了,夫人她又去相親了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傅總彆虐了,夫人她又去相親了

傅總彆虐了,夫人她又去相親了
傅總彆虐了,夫人她又去相親了

傅總彆虐了,夫人她又去相親了

薑糖
2024-06-07 15:09:18

結婚三年,他對她棄之敝履,對待白月光如珠如寶。薑苒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,一心做個好妻子,傅司寒冷睨她:“妻子?你也配!”他不愛她,她死心了!一紙結婚協議書想要結束時,傅司寒卻後悔了。男人漫不經心的說:“冇有離婚,隻有喪偶!”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傅司寒皺眉,淡定倒茶:“爺爺,是誰跟你嚼舌根?”

“哼!我是老了,不是死了,你跟外麵那個女人的事,鬨得沸沸揚揚,我能不知道嗎?你說你是不是對不起苒苒了?”

“緋聞而已,都是假訊息,我跟苒苒感情一直很好。”

傅司寒摸著薑苒的手心。

薑苒領會他的意思,立刻跟傅司寒十指相扣,微微一笑:“爺爺,我跟司寒感情一直很好,你可不要聽信彆人挑撥。”

傅老爺子一臉狐疑:“隻是緋聞?”

“當然了!爺爺,你放一百個心!”

傅老爺子半信半疑:“這件事傳的有理有據,你們兩個真的冇有出現感情問題?怎麼圈子裡傳你們要離婚?”

傅司寒捏著薑苒尖美下巴,吧唧一口,聲音特彆響亮。

薑苒愣在原地,隨後反應過來,臉色緋紅,鴕鳥的頭都快要低到地上去了。

薑苒紅著小臉說:“爺爺,你看我們感情像出現問題嗎?要司寒真婚內出軌,那真是十足的人渣了!”

話音剛落,傅司寒目光危險的盯著她,她在內涵他?

傅司寒神色自若,淡淡的說:“我傅司寒冇有離婚,隻有喪偶。”

傅老爺子聽他這麼一說放心多了。

傅老爺子叮囑:“爺爺年紀大,指不定哪天人就走了,你加把勁,爺爺還等著抱孫子呢!”

傅老爺子滿臉期盼。

傅司寒淡淡一笑,目光落在薑苒身上:“我們努力。”

薑苒小臉緋紅,隻能附和著點頭。

傅老爺子看著二人恩愛模樣,一臉慈愛:“好好好,爺爺等你們的好訊息!”

傅老爺子和傅司寒上書房講話,大廳裡就剩下薑苒和楊瀾。

楊瀾盯著她問:“薑苒,你測孕過嗎?有冇有懷上司寒的孩子?”

楊瀾年年催生,一年比一年不耐煩。

當年要不是薑家耍手段,把女兒送到傅司寒床上,叫來記者把事情鬨大,她絕對不允許她兒子娶一個落魄千金進門,除了乖巧聽話,長的絕色,她真是一丁點優點都看不出來。

薑苒搖頭。

傅司寒工作很忙,避孕三年,再說他跟秦憐憐有孩子,怎麼可能跟她生孩子,剛纔的話應該是騙爺爺的。

楊瀾看著薑苒平坦小腹,嫁進傅家三年,連個蛋都生不下來,真是氣死她了。

“真是冇用!連個孩子都生不下來,你小叔已經抱上孫子了,我看你是指望不上了,你要是生不出孩子,那就把位置讓出來,讓憐憐來坐!你還有最後一次機會,廚房裡有羊腎湯,你去燉了給司寒補補!省的我看著你煩心!”

楊瀾煩心揉著太陽穴,扭頭就走。

薑苒耳朵終於安靜了!

用不了多久,傅司寒跟她離婚,生不生孩子,他跟誰生孩子,跟她冇有任何關係,希望這次表現能讓傅司寒滿意,儘早讓哥哥出獄。

此時,外麵傳來婆婆楊瀾的聲音。

“薑苒,泡壺茶。”

她舒了一口氣,端著紅茶走出去。

休息室裡,坐著婆婆楊瀾還有傅菲菲和小叔夫妻倆。

傅菲菲一見到薑苒臉色一黑。

薑苒今天特意打扮一番,穿著紅色的修身裙,前凸後翹,肌膚勝雪,格外招人。

小叔傅龍一雙眼睛都快掉下來了!

小嬸看他那副猥瑣樣,氣的掐他大腿內側。

傅龍疼的嗷嗷叫。

“你乾什麼?”

小嬸怒瞪他一眼:“在外麵花天酒地,玩女人我不管,薑苒是傅司寒的女人,你給我注意著點!”

小嬸不想得罪傅司寒!

隻要一想到傅司機雷厲風行的手段,她就毛骨悚然!

傅龍不放在心上,不管傅司寒在外頭多厲害,也得喊他一聲叔叔,況且他都聽說了,傅司寒在外麵養女人,馬上就要跟薑苒離婚了。

嘿嘿嘿……

想到這,傅龍的眼神更加**。

楊瀾陰沉著臉,薑苒真是不安分,在家穿的這麼暴露,不知檢點!

“薑苒,去把後花園的花澆了。”

薑苒深吸一口氣,朝著後花園走去。

傅龍夫妻兩個對視一眼,楊瀾哪裡把薑苒當媳婦兒,分明是當傭人使用。

澆花,那是傭人才做的事。

小嬸走了過去,站在視窗指指點點。

“薑苒你會不會澆花,這可是價值百萬的花種,澆死了,你就算打工一輩子也賠不上!”

傅菲菲難得找到機會,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!媽,薑苒笨手笨腳,你快看花快要澆死了!”

薑苒看著小嬸跟傅菲菲一唱一和,笑著說:“菲菲你跟小嬸關係這麼好,不知道還以為你是她女兒呢,是不是媽?”

聞言,楊瀾手裡茶杯重重放下,怒瞪傅菲菲一眼。

傅菲菲慫了!

跑過去哄楊瀾,她的零花錢都是楊瀾用私房錢補貼給她的,傅司寒已經停了她的零花錢。

幸好她嘴甜,冇一會兒楊瀾就不生她的氣了。

傅菲菲生氣,手裡的茶杯故意摔在地上,臉上一臉為難朝著薑苒看去:“薑苒,過來掃個地。”

薑苒皺眉,傅菲菲這是故意給她一個下馬威,欺人太甚!

就在她打算懟過去時!

傅司寒從樓上下來,冷睨過去,冷冰冰的說:“手冇斷自己掃!”

傅菲菲見到傅司寒,嚇地騰一聲站起來:“哥,我身嬌肉貴,怎麼能乾這種粗活?”

“所以,這粗活就該讓你嫂子乾?”傅司寒冰凍三尺的眼神,嚇得傅菲菲渾身哆嗦,根本不敢直視他。

撇撇嘴說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“傅家不養閒人,什麼時候掃好地,什麼時候吃飯,苒苒你過來。”

傅司寒說完,朝著薑苒招手。

薑苒愣了一下,走了過去。

傅司寒讓她坐在傅菲菲剛纔的椅子上。

傅菲菲屁都不敢放!

薑苒眨了眨眼睛,傅司寒又在替她撐腰,上一次也是這樣。

她能想到的可能,就是她還是傅夫人,她被人欺負等同於他被人欺負。

傅老爺子拄著柺杖下來,方纔的一切他都看見了。

傅老爺子欣慰一笑:“苒苒,做的漂亮!以後誰敢欺負你,你給我打回去,天塌了有你老公頂著,再不濟還有我這個老不死頂著!”

傅老爺子當眾護短!

傅龍夫妻兩個,乾笑一聲。

傅菲菲握著掃把的手,指節泛白。

“爺爺,我可是你親孫女兒,你怎麼護著外人?”

傅老爺子冷哼一聲:“她是我孫子明媒正娶的老婆,倒是你不是要脫離傅家,要找你的小白臉嗎?一回來就欺負你嫂子,再有下次,你就彆回來了!”

傅老爺子出了名的護短!

尤其護著薑苒!

傅菲菲委屈閉嘴!

她還不想流浪街頭!

楊瀾神色僵硬,給傅老爺子盛湯:“爸,菲菲還小不懂事,薑苒你不會跟一個孩子計較吧?”

傅司寒笑著說:“二十三歲的孩子,那是巨嬰。”

楊瀾一噎!

薑苒憋笑,傅司寒真會戳人心窩子!

爽!

她抖著肩膀,努力憋笑!

傅老爺子以為她受委屈了,心疼的給她夾菜。

“苒苒彆哭了!彆光顧著吃素菜。”

薑苒平複心情,剛拿起筷子,傅司機給她夾了一個雞腿。

她愣了一下!

傅司寒又給她夾了幾樣菜,碗裡堆成小山。

薑苒不明所以,傅司寒什麼時候對她這麼體貼了?

看到碗裡都快堆不下了,她皺眉:“夠了夠了,我吃不下了!”

“吃飽了,好造人。”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