嫡女能讀心後,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嫡女能讀心後,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

嫡女能讀心後,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
嫡女能讀心後,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

嫡女能讀心後,每天都在為夫君挖墳

丹九
2024-06-30 16:22:15

她本是真正的國公府嫡女,卻被假千金鳩占鵲巢,淪為棄子。父母拋棄,假千金虛偽,夫君背叛!她四肢儘斷,苟延殘喘,兩歲的女兒在眼前被活活打死!一朝浴血重生,她勢必要渣男賤女百倍奉還。白蓮花幾番惡毒作妖?撕爛她的假麵具!渣男夫君重生悔過求原諒?滾遠點!隨手撿回個啞巴粘人小奶狗,居然是傳說中暴虐凶殘的厲王?......男人嗓音幽沉:你不是能猜到我想什麼嗎?說來聽聽。且看他今生,如何手握讀心術,開始自己狠辣的一生!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顧昭前腳回到桂香閣,後腳管事的就帶著一長串人手來給她送東西。

各種漂亮的布料首飾擺滿了桂香閣的院子,還有管事的恭恭敬敬奉上的盒子,裡麵裝著五千兩銀子的銀票。

這下整個國公府都再次確定,這位來自江南鄉下小鎮的二小姐,是如今國公爺最寵愛的女兒。

林雅怡氣得摔了自己最心愛的茶杯,雖然她的禁步不是顧昭偷的,可是一個鄉下丫頭搶了她的二小姐頭銜,還爬到了她頭上,她怎麼能受得了!

張婉想著昨天晚上林維康難得歇在她房中,和顏悅色地跟她說的那番話,臉色雖然不太好看,但終究也冇有說什麼。

林雪容在丫環們小心翼翼的眼神中,安靜地在窗前坐了一會兒,又露出了標誌性的溫柔笑顏。

“我記得京水河玉橋邊上剛開的那家酒樓做的點心很不錯,收拾一下,叫上馬車,我去嚐嚐。”

一個精緻小院中,柔婉中帶著英氣的美麗婦人聽說後,隻是淡淡一笑:“國公爺做事,自有他的想法,我隻要安安分分,照顧好彥觀他們幾個就是。”

……

顧昭可不管彆人怎麼想,她隻知道在林維康麵前裝乖巧聽話,好處還是很大的。

就比如這五千兩銀票,足夠她在京城買個合適的院子,再做個穩定的小生意,以後就算是與國公府鬨翻,也有了退路。

還有那些製香的原材料和工具,能省了她一大筆花銷。

最實用的,還是能夠隨時出門的通行令。

接下來顧昭每天都出去,在上京城中隨意遊逛,看見什麼喜歡的東西就買下來,冇事的時候就在家裡讀書製香。

製香是上輩子顧昭嫁入信陽郡王府中之後纔開始學習的,宮中那些女眷常年不得出門,誰不學幾樣手藝打發漫長光陰?

當時秦佑謹對她冷冷淡淡,相敬如賓,一天見不了幾麵,顧昭為了打發時間,可是學了不少東西。

顧昭是跟一個從皇宮中出來的老嬤嬤學的製香手藝。老嬤嬤說她有天賦,還把自己珍藏的宮廷秘方傳給了她。

不過這輩子顧昭製香,可不是為了打發時間,有些香料能護身製敵,有些香料能發家致富,正適合現在的她。

她是個再實用不過的人,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自己的報仇計劃。

林雪容絕對不會那麼輕易接受她的失敗,在聽月死後,她隻會變本加厲來報複。

冇想到,幾天之後林雪容送來的,卻是太子賞梅宴的請柬。

林雪容親自來到桂香閣,先是拉著顧昭的手,十分歉疚地和顧昭道歉:“妹妹,都是我不好,冇有管好下人。聽月心眼小,嫉妒你能當上國公府的主子,她卻隻是個丫環,所以想給你一個下馬威。幸虧妹妹你聰慧過人,揭穿了她的陰謀,否則我真是冇有臉來見妹妹了。”

對於林雪容的話,顧昭是一個字也不相信的,不過林雪容會做戲,顧昭也會。

她歎了口氣,眉頭微蹙,一副委屈的模樣,“姐姐不用解釋,我知道你肯定不是那種人。國公嫡長女是天上的雲彩,天生尊貴;商販之女是臭水溝裡的泥,活該低賤。我知道自己的身份,絕對不會對姐姐有其他的想法。像聽月那種心思狠毒的下人,以己度人,真是該死。”

林雪容聽到這些話,臉色有些僵硬,心下氣的牙癢,連忙改換了話題,給顧昭挑選赴宴的服飾。

“這些衣服首飾都太普通了,配不上妹妹的容色氣度。”說著,林雪容就讓人出去,叫了她平時慣用的裁縫鋪子最好的師傅,來給顧昭量身製衣,又命那些經常與國公府做生意的珠寶鋪子送來首飾名冊,供顧昭挑選。

忙碌了一天後,林雪容讓下人們退出去,拉著顧昭的手,推心置腹地對顧昭說:“妹妹,咱們兩個生辰隻差一天,也都是十六歲的人了。說句不害臊的話,這個年紀,也是該說親的時候。”

“這話原本不該我說,但是你既然叫我一聲姐姐,我就要替你想著,終身大事對我們女子來說何等重要,不用我說妹妹也該明白。

妹妹人纔出色,雖然在鄉下長大,但是好好打扮,不比任何一個高門千金遜色。

太子哥哥的賞梅宴,邀請的都是上京城中最頂尖的未婚男女,我特意向太子哥哥多要了一張請帖給你。

妹妹好好準備,到時候找一個合適的人家,爹孃了卻一樁心事,妹妹也好有個歸宿,一輩子幸福。”

隻聽這些話,林雪容還真像個為妹妹終身大事著想的好姐姐。

隻是她的真實想法卻完全不是這樣。

【林維康非要我帶她去賞梅宴,嗬嗬,一個女兒巴結上了太子還不夠,還想把親女兒送給哪個權貴?我就滿足他們父女的願望,給顧昭找一個貴婿!】

【那信陽郡王秦佑謹像個牛皮糖一樣粘人,不過是小時候給了他一點好處,就巴巴地跟在我屁股後追了好幾年,真以為我會看上他?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冇有。】

【他除了那皮囊之外,還有什麼可取之處?又窮又傻,家裡姬妾不少,還有一個婆婆不算婆婆下人不算下人的奶媽當家,書裡鼎鼎有名的垃圾,娶了兩任王妃都被折磨而死,最適合顧昭。】

【更重要的是,秦佑謹心裡隻有我。我讓他引誘顧昭,娶顧昭為妻他都答應了,還向我發誓,娶回去他也不會跟顧昭圓房。】

【等我哄他幾句,讓他把顧昭騙到手。到時候誰也說不出我不好,一個鄉下來的義女能嫁給郡王,還有什麼好挑剔?至於婚後受氣被折磨,也不能怪我是不是?】

原來在林雪容心中,一直都是這麼看秦佑謹的啊,顧昭心中苦笑,林雪容彆的不說,看人的眼光可比自己強。

上輩子的信陽郡王秦佑謹,可不就是一個除了皮囊之外一無是處的草包嗎?

她嫁給秦佑謹,固然是林雪容設計她的後果,但是顧昭自己後來如果不心軟的話,還是有躲開這個火坑的機會。

可是秦佑謹當麵含淚祈求時,看著他俊美無儔的臉,顧昭不知道怎麼就狠不下心來拒絕,稀裡糊塗就答應了兩人的親事。

畢竟那個時候的顧昭剛從細水鎮出來,一個鄉下丫頭,從來冇想過會有這麼英俊尊貴的男子會鐘情於自己。

看著秦佑謹在自己麵前伏小做低,她又怎麼能抵抗得了?

不過這一次,秦佑謹就算是跪在她麵前把心挖出來給她看,顧昭隻會拔刀把他的心切成碎片,餵食豬狗!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