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成終極舔狗,我一首海底火爆全網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穿成終極舔狗,我一首海底火爆全網

穿成終極舔狗,我一首海底火爆全網
穿成終極舔狗,我一首海底火爆全網

穿成終極舔狗,我一首海底火爆全網

花前月下
2024-06-21 12:37:35

他穿越了,原主是一個終極大舔狗,放著身邊漂亮的青梅不追,去舔綠茶!穿越後的他綁定了文娛之王係統,在台上為天後師姐唱了一首海底後,所有人都抑鬱了。他因此名聲大振,還收到了抑鬱症患者的感謝信。此後,歌王問世,且看他如何在文娛中脫翼而出!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2024屆畢業晚會結束了。

在顏沐汐再次給畢業學子帶來了一首送行的歌曲,畢業晚會也結束了。

顏沐汐一下台,她立刻問柳言希,有冇有蘇燁的電話。

她要找蘇燁聊聊。

柳言希想了想,道:“顏師姐,我打電話給蘇燁,問問他想不想見你,如何?”

顏沐汐點了點頭,冇有異議。

於是。

柳言希撥通了蘇燁的電話。

很快。

蘇燁電話接通了。

“燁哥,你有空嗎?顏師姐想要見見你。”

“我在足球場這邊,小希,你帶她過來吧,正好我也想跟她聊聊。”

“好的,那我一會帶顏師姐過去。”

“嗯,一會見。”

“一會見。”

掛了電話,柳言希看向顏沐汐道:“顏師姐,你稍等一下,我換個衣服,我就帶你去找燁哥。”

顏沐汐點了點頭。

5分鐘後。

她們兩人從體育館後門走了出去。

也還好是黑夜。

要不然。

顏沐汐走在校園中,必定會造成擁堵。

很快。

她們兩人來到了足球場。

“這裡。”

蘇燁朝著她們揮手。

柳言希和顏沐汐兩人朝著蘇燁走去。

“燁哥。”

“蘇師弟,你今晚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。”

蘇燁咧嘴一笑道:“顏師姐見笑了。”

“不知道顏師姐找我有什麼事情呢?”

顏沐汐看了一眼柳言希。

柳言希剛要識趣離開,卻被蘇燁喊住了道:“小希,不用走。”

隨後。

他對著顏沐汐道:“顏師姐,我和小希是從小一起長大的,冇有什麼秘密。”

顏沐汐詫異道:“原來你們是青梅竹馬呀。”

蘇燁笑了笑,冇有反駁。

柳言希則是微微臉紅。

不過。

她內心卻無比的雀躍。

她發現蘇燁似乎變了一些。

要知道。

前段時間,他還跟自己說了,要跟自己保持界限,避免被那個女人誤會的。

但是。

現在卻對顏師姐說他們一起長大,冇有什麼秘密。

顏沐汐道:“蘇師弟,你能不能說一下,你是怎麼創作出這樣的一首如此讓人致鬱的《海底》的?”

“你不會是一位抑鬱患者吧?”

顏沐汐說完,那雙無比吸引人的丹鳳眼看著蘇燁,企圖從他表情看出什麼。

柳言希則是渾身一顫。

她冇想到顏師姐居然會如此簡單直白問出這個問題。

不過。

這個也是她今晚想要跟蘇燁聊的問題。

所以。

她也看向蘇燁,等待著蘇燁的回答。

蘇燁笑了笑道;“顏師姐,我自然不是什麼抑鬱症患者。”

“倒是顏師姐你,你看著也不像是一位抑鬱症患者,而且,你現在是歌壇赫赫有名的甜美小天後,身處頂流的位置,這樣的你,冇有道理會抑鬱啊?”

蘇燁的話一出,柳言希頓時一驚,目光錯愕看著顏沐汐。

顏師姐身患抑鬱症?

這怎麼可能?

至於顏沐汐更是渾身一顫。

他果然知道。

可是。

他是怎麼知道的?

顏沐汐臉色不斷變換,最後,她放下防備,破罐子摔破道:

“蘇師弟,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

“按道理來說,哪怕是我的經紀人都不知道,你我應該是第一次見麵,你又是怎麼知道的?”

柳言希聽到顏沐汐的話,她更是震驚得說不出話來。

甜美小天後,風光無限的顏師姐,她居然真的患有抑鬱症?

可是?

她臉上一直帶著甜美的笑容示人。

根本就冇有任何不開心的跡象啊。

還有。

燁哥是怎麼知道的?

蘇燁心說:我也是從係統中知道的啊。

當然。

這話肯定是不能說出來的。

他組織一下措辭道:“其實我最近一直看有關抑鬱症的視頻,湊巧最近我也看了你的紀錄片,你一開始出道其實並不是現在的風格,可是現在的你,卻變化很大,似乎...似乎在故意掩飾著什麼,或者說迎合什麼。”

“所以,我結合關於抑鬱症的一些症狀,便大膽猜測,你是不是患有抑鬱症。”

“結果,在我唱了這一首歌後,我看到你如此崩潰、難受、甚至壓抑不住內心的那種絕望嘶吼的表情,我立刻就確定了,你身患抑鬱症。”

“所以,顏師姐,你要是不嫌棄,可以跟我們說說你的故事。”

顏沐汐渾身一顫。

臉上表情不斷變換。

好一會。

她緩緩出聲道;

“既然你們不嫌棄,那麼我便跟你們說說,正好我都要憋死了。”

“其實我的性格並不是什麼甜美可人,小鳥依人,反而是大大咧咧的,仗義執言的豪爽性格。”

“可是簽約了輝煌娛樂後,他們卻強行給我安了一個甜美可人、小鳥依人的人設,並且為我進行了一係列的包裝。”

“當時為了火,為了追求心中的夢想,我選擇了這一條不歸路。”

“可是,隨著我越來越火,我心中卻越來越難受,越來越難壓抑。”

“尤其是每天都要虛偽用笑臉迎人,每年無休得奔波各地演出,參加綜藝節目,開演唱會,這更是壓得我喘不過氣來。”

“我曾經試圖做回自己,可是被公司嚴厲禁止了,還威逼我,一旦我敢亂來,將要追究我天價賠償。”

“所以,我隻能繼續壓抑著自己,久而久之,我才發現自己抑鬱了,每當夜深人靜,我都睡不著,無數次想要自殺,甚至自殘了多次。”

顏沐汐說著說著,她的眼淚也忍不住滑落下來。

整個人崩潰大哭起來。

可見。

這些憋屈、難受的情緒壓抑在她的心裡多久了。

此時此刻。

她一下子就宣泄出來了。

整個人都崩潰了。

蘇燁冇有第一時間出聲安慰,同時他也製止想要出聲的柳言希,讓她先大哭一場,讓她先發泄發泄。

顏沐汐足足哭了10多分鐘,她才緩緩平複下來。

“讓你們見笑了。”

直到這時。

蘇燁纔出聲道;“顏師姐,說出來,是不是心情好多了?”

顏沐汐點頭道:“嗯,確實舒服很多了。”

蘇燁道;“那就對了,今晚我之所以想要帶來這一首歌曲,主要有兩個目的,其一,是想要試探一下你是不是身患抑鬱症,其二,是想要告訴你,要直麵內心的恐懼,正視它,再將它擊毀。”

“向死而生!”

“人生冇有什麼過不去的坎,更何況,你現在身處這個位置,不知道多少人都羨慕、渴望,甚至為了這個,甘願付出一切呢。”

“而你隻不過是戴著麵具而已。”

“你這樣想的話,你是不是覺得好多了?”

顏沐汐聽到蘇燁的話,她不由得哭笑不得。

要是抑鬱症真的那麼簡單,那就好了。

她何嘗不知道自己不應該,但是,抑鬱症卻還是找上門來了。

每到深夜,她總是忍不住emo,難受,憋屈,壓抑。

壓得她喘不過氣來。

那種不可控製的情緒,三言兩語真的很難說清楚。

柳言希也出聲道;“是呀,顏師姐,你不知道是多少人心中的白月光,是多少人為之奮鬥的目標呢。”

“你可千萬彆多想,彆亂想。”

“抑鬱症什麼,快跑開。”

顏沐汐噗呲笑了道;“嗯嗯,該死的抑鬱症,快跑開。”

然後。

她看向蘇燁問道:“對了,蘇師弟,你說這一首《海底》還有另外一個版本,是真的嗎?”

“另外的版本是怎樣的?”

蘇燁咧嘴笑道:“另外一個版本,就是我所說的向死而生,對生活充滿希望。”

“哦?真的?能不能將歌詞給我看看。”顏沐汐無比期待。

蘇燁道:“這個......你有帶紙筆嗎?我寫給你。”

柳言希立刻道:“燁哥,我帶了,我帶了。”

說罷。

她便從她的包包裡麵拿出了一支黑色簽字筆和一個筆記本。

蘇燁接過筆和筆記本,打開空白的一頁中,開始奮筆疾書。

顏沐汐和柳言希兩人忍不住湊過去看起來。

因為隻有淡淡的月光,所以,她們湊得很近很近。

近到蘇燁都能聞到她們兩人身上的體香。

一個淡如菊,一個如同玫瑰芳香。

5分鐘後。

蘇燁停下,他抬頭,卻不小心觸碰到了什麼。

顏沐汐渾身一顫,連忙站起來,裝作什麼都冇有發生出聲:“蘇師弟,你寫好了?”

“嗯,好了,給你看看。”

蘇燁將筆記本遞給顏沐汐。

顏沐汐接過,開始看了起來。

柳言希也湊過去一起看。

顏沐汐看著看著,她眼角忍不住再次落淚。

歌詞改動得不多。

但是卻給人完全不同的感覺。

不愧是向死而生。

對未來擁有生的希望。

而且。

這居然變成了兩人合唱了?

顏沐汐看了一遍又一遍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她纔將筆記本遞給柳言希。

然後。

她目光燦燦看著蘇燁道:“蘇師弟,我有一個不情之請,還請你一定要答應我。”

“說!”蘇燁答。

顏沐汐一字一句道:“這首歌能不能給我唱?”

“我跟你一起合唱。”

“我不要酬勞,不要分成,隻想要跟你一起合唱這一首歌曲,可以嗎?”

........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