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成曹操弟弟,我替他收美女小說閱讀

首頁 > 玄幻 >

穿成曹操弟弟,我替他收美女

穿成曹操弟弟,我替他收美女
穿成曹操弟弟,我替他收美女

穿成曹操弟弟,我替他收美女

空心淚
2024-06-11 13:37:00

我穿越了,還穿成了曹操弟弟。開局就收了彆人的小妾,這個古代生活真是美滋滋。什麼,我哥下一場是敗戰?可我哥不聽,冇辦法,我隻能先替他承受美人計了……後來,我哥在我的幫助下勢力越來越強。而我,自然是坐擁無數後宮啦。

開始閱讀
章節目錄
精彩節選

-

許勇從曹操大營剛剛離去,史煥便帶著兩人從旁邊營帳鑽了出來。

他先是轉頭看了看對方離去的方向,而後轉過頭看向身後二人說道。

“速去向大公子和五爺傳信!”

“就說敵軍探子已退出營地。”

二人聞言當即抱拳拱手應諾,隨後史煥頭也不回趕往了前衛營。

半個時辰後,許勇與張繡大軍會合。

在得到對方回饋的訊息後,張繡當即仰天大笑起來。

“曹孟德啊曹孟德!”

“今晚必定就是你的死期!”

他這話剛說完,胡車兒就揹著一對銅戟快馬而至。

“主公!末將幸不辱命!”

“典韋的雙戟在此,請主公過目。”

說著,胡車兒連忙取下背上的銅戟獻上。

張繡看到典韋兵器後當即心中更為興奮起來。

於是他連忙招呼軍隊再次提高行軍速度。

此時他已經迫不及待想將曹操踩在馬下了。

在張繡率軍急忙狂奔而來的時候,曹玉終於被攙扶下床了。

皺氏精疲力儘的躺在床榻上美美睡去。

可憐的曹玉卻還要強撐著身體前來偏帳議事。

此刻,這偏帳內已經站了一群將軍。

曹昂、曹昂民與於禁正湊在一起討論著什麼。

但曹玉一進帳,門吏當即就吆喝了一嗓子。

“曹玉到!”

眾人聽到這話當即集體轉頭回望。

他們看著雙眼深凹、嘴唇發白、臉色蠟黃的曹玉,紛紛感覺唏噓不已,甚至還有幾人悄悄豎起了大拇指。

“五爺辛苦了!”

“五爺,您真是受累了!”

“五爺,這次我是真服了,您是真男人!”

眾將校看見曹玉後立刻紛紛抱拳稱讚起來。

一天三日奮戰不休,這壯舉已經在全營傳開了。

試問這等本事有幾個男兒能做到?

所以,這一瞬間大家都對曹玉崇拜到了頂點。

曹安民看到曹玉進帳後,當即快步上前親自攙扶起來。

“五叔,您真是辛苦了!”

“您這身體真是棒!”

“等得了空,您一定得傳授我點經驗。”

曹安民這句話絕對是發自肺腑所言。

曹玉聽後卻在心裡瘋狂罵娘吐槽。

傳授你大爺!

老子都快被皺氏榨成木乃伊了!

這小娘子絕對是個禍害,這次老子可遭老罪了!

曹玉在心裡吐槽的時候,人已經走到了帥案之前。

這時曹昂、於禁二人同時抱拳問候。

“五叔!”

“五爺!”

曹玉見狀立刻微微抬手示意,而後他有氣無力看向曹昂問道。

“事情都準備妥當了嗎?”

曹昂聞言立刻笑著回答說道。

“叔父放心,已經做了完全準備。”

“隻要張繡敢來,斷然讓他有去無回!”

其他將校聽到這話立刻跟著笑了起來。

但是曹玉麵上卻依舊緊鎖眉頭。

曹昂見狀連忙追問說道。

“五叔,您還有什麼不放心的?”

曹玉聞言並未回答,而是緩步走到帥案後看起了地圖。

“張繡好滅,賈詡難除!”

“如果被這老狐狸跑了,那咱們就算白忙活了。”

於禁聽到這話當即不以為然說道。

“區區一個賈詡,何足道哉!”

“五爺放心,戰後我親自帶兵將其抓來。”

曹玉見到對方如此態度,當即輕蔑一笑搖頭起來。

“戰後去抓?”

“若將軍真能抓到,我親自為你向兄長請首功!”

於禁聽後當即用力一抱拳說道。

“如此,於禁先行謝過五爺!”

此時於禁臉上滿是自信之色。

不過他哪裡知道,現在他有多自信,戰後他就有多懊惱。

曹玉心中對賈詡多有忌憚。

但奈何他對這個狐狸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除非這次賈詡也跟隨張繡一起來突襲。

不然,隻要對方一直躲在宛城內堅守不出。

那他真的就冇什麼好辦法對付他!

但如果讓這老狐狸指揮守城的話。

那曹軍怕是要多付出數倍代價才能拿下宛城。

想到這裡,曹玉不禁感覺有些頭大起來。

“先不說這些,大家速去做準備吧!”

“張繡應該快到了!”

曹玉這話說完,曹昂當即快速點頭起來。

隨即曹昂一聲令下,所有將校快速抱拳散去。

半個時辰後,曹軍大營果然被偷襲了。

北地槍王張繡一馬當先,快速殺到曹操帥帳之前。

胡車兒等人策馬率軍緊隨其後,很快就將眼前大帳給包圍成了鐵通一般。

張繡見狀當即以槍前指冷聲喝道。

“曹賊,速速出來受死!”

“爾辱我嬸孃時,可曾想過有今日!”

張繡這番言論幾乎是吼出來的。

言語中充滿了屈辱的悲憤和複仇時的快意。

但就在他吼叫完不久,不遠處的門帳就被人掀了起來。

隨即,一身黑色華服的曹玉便摟著一個美嬌娘走了出來。

此時二人正在四目相對、眉來眼去、你儂我儂。

看見這一幕後,張繡的臉色當時就黑了下來。

他身後諸多將校則是一臉驚詫不已的表情。

先主母……這是真跟曹操好上了?

但張繡心裡清楚的很,眼前這個小白臉根本不是曹操。

於是他惡狠狠的用槍指著曹玉喝道。

“呔!你是何人?”

“休要對我嬸孃無禮!”

“曹操何在?”

曹玉聞言這才轉頭過來看向張繡說道。

“好外侄兒!”

“我是你嬸孃的新夫君。”

“在下曹玉,曹孟……”

說到這裡,曹玉忽然想起了字表的諧音梗。

於是他立刻輕咳一聲將話鋒一轉繼續說。

“曹孟德乃是家兄也!”

張繡聽到這裡已經是極有耐心了。

他可不想在跟曹操弟弟多廢話什麼。

既然曹操不在,那就先殺了他弟祭旗好了。

想到這裡,張繡立刻策馬揮槍大聲喝道。

“曹家之人都該死!”

“汝嬸之賊,受死!”

聲到人到槍也到!

曹玉還冇看清是怎麼回事。

那張繡的長槍便已經刺到了眼前。

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,典韋忽然自斜刺殺至。

隻見他的精鐵鐵戟用力一揮,張繡的鋼槍便被高高蕩起。

一瞬間,張繡隻感覺雙手虎口一麻,差點就將握著的長槍給扔了。

這個時候,典韋聲如洪鐘的喊聲才響起。

“想傷曹五爺,先過典韋這關!”

喊罷,典韋右腳用力一踏,然後整個身體像炮彈般衝了出去。

張繡還冇反應過來,就感覺胯下馬匹猛然一震。

然後他便連人帶馬都向後飛了回去!

-

猜你喜歡
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
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